環境新聞 __一月號




不讓水圳淪為農舍排水溝 宜蘭擬設農舍淨化池 議會疑杯葛 (click)

資料來源: http://www.newsmarket.com.tw/blog/44842/

文/ 上下游記者林慧貞 on 2014 年 01 月 03 日 in 愛地方 · 0 篇留言 · 閱讀人次:瀏覽人次: 409

不讓水圳淪為農舍排水溝 宜蘭擬設農舍淨化池 議會疑杯葛

本文摘要:今年五月,宜蘭水利會禁止農舍申請廢水「搭排」執照, 宜蘭縣府也在去年底創全國首例,通過「宜蘭縣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設置二次淨化水循環處理設施自治條例」草案,要求農舍自行淨化水質,但這個草案卻在去年被議會擋下,得等今年才會審議,期間正值水利會及地方縣市長選舉,宜蘭能否落實水質管控,全台都在看。

正當彰化、高雄為了工業廢水污染農田而苦惱,被雪山山脈屏障的宜蘭,雖然得以遠離工業區的威脅,卻逃不過都市「後花園」的命運。宜蘭的優良農地面臨每年以700棟速率冒出的農舍,將生活污水排入灌溉水圳的威脅。

目前宜蘭農舍密度最高的區域集中在深溝大排的區段,相關圳路有密集的農舍污水排入。農舍排放的廢水型態與一般工廠不同,大多屬於少量的間歇性排放,監測單位無法逐戶採水監測,因此水利會大多未針對農舍廢水進行例行性的水質監測。

今年五月,宜蘭水利會禁止農舍申請廢水「搭排」執照, 宜蘭縣府也在去年底創全國首例,通過「宜蘭縣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設置二次淨化水循環處理設施自治條例」草案,要求農舍自行淨化水質,但這個草案卻在去年被議會擋下,得等今年才會審議,期間正值水利會及地方縣市長選舉,宜蘭能否落實水質管控,全台都在看。

好山好水不種田⋯⋯種農舍

從繁華的台北一路向東行,穿越12.9公里長的黑暗,迎面而來是飄渺的雲霧、雪山、稻田,以及華美卻突兀的農舍。2006年,耗費17年開鑿的雪山隧道終於通車,台北到宜蘭的距離縮短至一小時,一棟棟農舍也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宜蘭縣農田水利會統計,全台近年興建的6千3百棟農舍,有4千多棟位於宜蘭,每年以6百~9百棟的速度持續上升,與此同時,休耕的農地卻越來越多,宜蘭人笑說,現在農田裡種的不是稻米,是農舍。

「有的農舍只有假日才看得見人影。」賴青松十年前來到宜蘭種田,位在員山鄉的住家被兩、三棟透天農舍包圍,附近還有一棟剛搭好鋼筋,本是供農人休息、放置農具的農舍,在宜蘭卻成了都市人週末休息的別墅,有些還明目張膽地經營民宿。

有人的地方就有垃圾,農舍興建前,必須向水利會申請「搭排」執照,才能將農舍廢水排入農田排水溝渠,灌溉溝則一律禁止搭排。

淡江大學水資源管理與政策研究中心舒文斌博士,在去年宜蘭水利會主辦的研討會上表示,全台有6千多戶農舍依靠搭排,宜蘭的成長速度、數量都是全國之冠,從民國97年43%,到今年已經超過三分之二、總共四千多戶農舍搭排。

「農用排水道不該被當成廢水下水道」 宜蘭禁農舍申請搭排

宜蘭農田水利會長許南山,反對農舍廢水排入灌溉溝渠

宜蘭灌排分離系統雖較西部來得好,且擁有豐沛的地下水資源,但灌溉水仍不足,時常得引上游灌排系統的水。

為了清查農用水水質,今年5月7日,在宜蘭水利會會長許南山的堅持下,宜蘭成了全台第一個禁止農舍申請搭排的縣市,建商氣得直跳腳,部分農會擔心影響農地價格,揚言帶農民抗議,但許南山卻強硬表示,10間農舍只有3間是宜蘭當地人使用,已經衝擊到現有的地貌和農業生產環境,有必要好好檢討,「農用排水道不該被當成廢水下水道。」

從5月3日到8月26日,宜蘭水利會抽驗839條水圳,檢測重金屬,總共有267條含有微量重金屬,但只有2條超標,複驗後也合格,目前已重新開放申請搭排,但採取「二階申請制」, 興建前必須向水利會提出申請,取得臨時搭排執照,實際排放廢水1到3個月內,申請人再會同水利會人員取樣,若不符合灌溉水水質標準,又未限期改善,則廢止臨時執照。

水利會調查的結果看似樂觀,但農民和專家卻不這麼想。女農阿寶認為,宜蘭的農舍廢水和西部工業廢水不同,主要來自油脂、界面活性劑等家庭常見汙水,但現行的水質檢測標準,缺乏相關規範,連有機溶劑、塑化劑等新興汙染物都沒監測。

宜蘭大學化學工程與材料工程系教授吳友平也表示,排水水質標準只檢測30多項物質,以重金屬為主,卻沒納入清潔劑、洗衣精等新興污染物,隨著科技進步,以及生活形態改變,應重新檢視水質標準。

此外,農舍廢水雖不若工業廢水「毒」,但採水卻相對困難,農委會農田水利處提出的「101年度加強灌溉水質管理維護計畫」就指出:「農舍污水排放廢水型態與一般工廠不同,大多屬少量之間歇性排放,造成不易採水等問題,目前水利會多未納入例行性水質監測範圍中⋯⋯。」宜蘭水利會的搭排二階申請制,也因由申請者自行申報、協同取樣,被質疑不公正。

汙水處理成本內部化,宜蘭首創農舍淨化池條例

雖然有褒有貶,但宜蘭水利會勇敢對農舍問題開出第一槍,宜蘭縣政府也順水推舟,擬定「宜蘭縣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設置二次淨化水循環處理設施自治條例」草案,未來興建農舍必須自備一定比例的淨化池,廢水符合「放流水」排放標準,才能排入灌排溝渠。

不過草案一出卻引起水利會和部分農民反彈,因為放流水由環保單位管轄,主要規範都市計劃區內的廢水,灌溉水則相對嚴格,例如重金屬鉛的標準,就比放流水嚴格十倍,硒的含量甚至高出25倍。

但宜蘭縣建設處處長李兆峯澄清,草案中的放流水意指符合當地環境的水質,目前縣府傾向用較嚴的灌溉水標準,規範農舍廢水。

宜蘭縣政府除了藉此將汙水處理成本,攤提到農舍負責人,更意圖解決多年來灌溉水管制「看得到、吃不到」的窘境。現有的《農田水利會灌溉排水管理要點》雖規定,灌溉水水質須符合灌溉水標準,卻只是行政命令,沒有罰則,水利會只能消極不發放搭排執照,就算農舍廢水超過灌溉水標準,水利會也只能申報環保局,以《水污染防治法》中的「放流水」標準裁罰,若污水未超過放流水標準,等於無法可罰。

2014選舉年,農舍淨水自治草案恐添變數

在縣長林聰賢「綠色治縣」的宣示下,縣府和水利會難得站在同一陣線,但宜蘭縣議會卻疑似杯葛,未將草案排入去年11月開始的會期,最快要到今年才有機會再審。

然而今年四月正值水利會選舉,有人認為,民進黨出身的許南山,4年前打破60年來國民黨在宜蘭水利會壟斷局面,水利會才終於一改作風,正視農舍搭排問題,若今年落選,水利會對農舍立場恐添變數,加上年底的七合一選舉,在在考驗宜蘭人的決心。

不過正如同西部的工廠廢水,治本之道在於取締非法工廠,農舍廢水也得回到農舍解決,對此,李兆峯心知肚明,卻無奈表示,中央法令有漏洞,地方只能在職權內,努力找出各種防守方法,墊高農舍興建成本,最終目標是建立轄內土地、水質資料庫,分區管理。從拒絕台塑進駐,到限制農舍排水,宜蘭能否走出不一樣的農業思維,值得全台關注。

 




治水後續預算完成協商 預計加到650億 (click)

資料來源: http://e-info.org.tw/node/96588

「環境報導」2014年1月9日台北訊,朱淑娟報導

8年1160億「水患治理特別條例」去年底結束,行政院另提6年6百億的「流域綜合治理特別條例」草案,去年11月27日立法院經濟委員初審通過以「特別預算」編列,但保留最重要的第5條「預算總額6百億」、第16條「執行年限到108年12月31日止」交朝野協商。

今(9日)立法院協商結束,但這兩點還是沒有定案,決議交立法院長王金平決定,預料如果沒有意外的話近日就會三讀通過。經濟部水利署署長楊偉甫表示,所有工作計畫都已完成,一旦立法院三讀,立即可開始啟動,6年分3期執行,每期2年。

9日協商主要針對總預算、以及各部會分配比例。行政院提出的版本是6年6百億,但國民黨立委翁重鈞、民進黨立委林岱樺提案加到1千億,也有委員提案增到8百億。但經濟部次長杜紫軍、楊偉甫在會中再度強調,國家財政困難,而且如編超過六百億也無法執行,希望不要再提高。但多位立委還是要求預算應再加碼。

今天另外討論的主題是,經濟部水利署、農委會、內政部三個單位如何分配這筆預算。原本立法院的提案是經濟部70%、農委會25%、內政部5%。但這部分的討論也沒有結果。以上兩項在會中都沒有定案,決議交王金平決定。

楊偉甫認為,不同類型的縣市需要整治的方向不一樣,如果是五都,下水道整治還是有必要。他的腹案是經濟部最多可接受再加50億,而這50億就直接加給內政部(如下表)。他表示,經過初步與立委們私下詢問,多數委員表示應可以接受這個方案。

部會 主要負責工作 分配
比例
原預算
(億)
腹案預
算(億)
經濟部
水利署
河川、排水、海堤 70% 420 420
農委會 農田排水
水土保持
25% 150 150
內政部 雨水下水道 5% 30 30+50
總    額     600 650


不過,在經過8年1160億治水特別預算後,是否還需再編6年6百億預算,而且還以特別預算編列,一直被質疑可能淪為選舉綁樁的工具。立法委員應為人民把關預算,如果還有立委要求追加預算到8百億、甚至1千億,民間絕對不會接受如此漫天喊價。同時要求行政院應公開未來所有執行成效、預算使用方式供人民監督。

※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環境報導」 http://shuchuan7.blogspot.com

 




2013‧台灣環境「死亡筆記本」(上) (click)

資料來源: http://e-info.org.tw/node/96208

策劃:環境資訊中心;整理:彭瑞祥、賴品瑀

在日本原創漫畫並改變成動畫與電影的「死亡筆記本」故事中,主角意外撿到一本死亡筆記本,擁有把名字寫在筆記本上就能令他人死亡的能力,主角最後失敗;世界大亂的局面暫時告終,但是否有人再撿到死亡筆記本,不得而知。

2013年底,環境資訊中心編輯群撿到一本黑色筆記,裡面寫滿了2013這一年,台灣與世界上與環境事件有關的死亡事件。編輯室特別把前十大重要環境死亡整理如下:

一、食品安全之死

死者:(1)大統橄欖油與下游廠商、(2)澱粉食材與食品

死因:企業高層為求暴利不惜黑心、食品檢驗管理漏洞百出、毒物管理制度不健全。

死狀:(1)大統長基橄欖油標榜100%西班牙進口、以特級橄欖油、冷壓初榨油等對外銷售,卻遭查出橄欖油含量遠不到50%,其餘以低價棉籽油或葵花油混充,還添加「銅葉綠素」調色;事件也波及味全頂新集團、福懋、以及以有機健康市場為號召的富味鄉。(2)協奇製粉廠使用退休高中教師王東清傳授的配方,在化製澱粉中添加順丁烯二酸、或順丁烯二酸酐,好讓商品口感Q彈、久煮不爛。問題澱粉銷路廣泛,幾乎波及所有澱粉食材和多數澱粉食品,甚至里仁、主婦聯盟合作社的友善環境廠商都遭殃、下架。

分析:此事本質雖為衛福部主管的食品安全事件,但食品工業中涉及的原物料和添加物,資訊透明度一向不足,與環保團體對「毒化物源頭控管不足」的長期擔憂不謀而合;甚至部分標榜健康、有機的產品也中標,更讓社會大眾對生機產品的信心大失。而林林總總的食安死亡事件,也促成環保團體長期主張的《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修正通過立法院三讀,讓「化學物源頭登錄」制度有了法源依據。

二、核四公投之死

死者:核四公投(只剩最後一口氣)

死因:公投案來不及在2013年底前進行,執政黨又不情願在2014年以公投影響大選。

死狀:公投案來不及在2013年8月完成二讀,也使得公投來不及在2013年舉行,在當局不願意讓公投在明年與大選一併舉行而衝高投票率的情勢下,也不再主動處理此案,因此「核四公投」幾乎確定「胎死腹中」。

分析:行政院長江宜樺2013年2月25日宣布,將由公投來核四廠是否運轉,但由於國民黨立委李慶華提出的公投主文「你是否同意核四廠停止興建不得運轉?」以反向命題與投票數高門檻等設計,又引發民間不斷批評為「鳥籠公投」,而激出更多反核團體與大小行動的誕生。

雖然民間在8天內發動了3次包圍立院行動,但公投提案於4月26日車諾比核災週年當日,在立院通過一讀,原本將在7月底8月初的臨時會通過二讀,立法院內更為此公投提案進行了五天四夜的議場主席台攻防,最後在黨團協商後,決定先處理因洪仲丘案而眾所矚目的軍審法,而放棄了核四公投提案。

但核四公投的胎死腹中,也僅能代表「不再以公投作為手段來續建核四」,不等於已經成功終結核四。而核四的去留,也重回總統馬英九的「沒有核安,沒有核四」基調,但若台電、原能會甚至當局仍不願真誠面對,恐怕未來仍有更多的爭執發生。

三、野生動物之死:鼬獾

死者:鼬獾

死因:狂犬病(拉皮斯病,Rabies)

死狀:鼬獾成為2013年這一波狂犬病疫情主角,統計至12月25日為止,有271例鼬獾病毒檢測微陽性。

分析:在台灣消失50年的狂犬病突然爆發,而這一次的主角,卻病程台灣本土的野生食肉目動物鼬獾,這遠超出台灣防疫的經驗,也凸顯過去台灣對野生動物健康的關注不足,啟動了關於「保育醫學」的討論。

保育醫學強調不管人類、動物或環境健康都是一體,無法分割,當一個環節產生問題時,也會影響其他的部份。屏東科技大學博士後研究員陳貞志提出,為避免病原對人及生態環境造成嚴重的傷害,唯有致力於了解野生動物所攜帶的病原及影響這些病原分布的環境因素才能確保人類及環境的健康,而這也是保育醫學的目標及研究領域,尤其在了解環境、野生動物與疾病之間的相互關係上,因為了解它們之間的關係,才能讓疾病的發生及傳播得到控制。 四、野生動物之死:台灣原生龜

死者:柴棺龜、食蛇龜

死因:中國市場炒作行情,且相關罰則太輕,致盜捕、走私猖獗,而烏龜則在緊迫的環境下奄奄一息。

死狀:台灣多年來查獲的走私原生龜目前由林務局委託中興大學生命科學系所副教授吳聲海研究團隊照養,這幾年來,快速暴增收容了多達5000多隻原生龜;擁擠的收容品質也影響原本身體不好的烏龜。烏龜被捕抓期間可能多日未進食,又在緊迫的環境,因此被發現時,往往身體狀況很差,送到收容中心死亡率目前統計約為40%。

分析:走私烏龜猖獗,甚至,連查獲追回的烏龜都不放過,在年底爆發竊賊入侵收容中心的誇張情事。保育人士多認為,法院對蛇龜、柴棺龜盜捕、走私者,大部分以最低刑期宣判,且幾乎都可緩刑或易科罰金。除了修法加強罪刑的嚇阻力之外,收容空間的改善也刻不容緩,需要政府、民間共同關注。 五、守護海岸的環評防線之死

死者:台東杉原海岸、墾丁萬里桐海岸

死因:旅館業者違法開發(美麗灣渡假村、悠活麗緻渡假村)

死狀:旅觀違法開發(營運)行為導致海岸線環境破壞、珊瑚生態損失,但這種行為都在補做環評的情況下獲得通過;而美麗灣渡假村則在10月由最高行政法院判決停工定讞,環評撤銷的訴訟則仍在審理中。

分析:美麗灣渡假村爭議十年來,民間不斷提出違法事證、證明該案不論環評程序與評估內容、建案核發程序都有重大瑕疵,學者還在鄰近海域發現台灣特有珊瑚物種,證明這片海岸的獨特性。在環境律師努力下,行政法院一再做出認定違法開發的判決,預料環評撤銷的判決確定也不遠了。

至於在墾丁萬里桐海岸旁的悠活麗緻渡假村,從2013年5月爆發在國家公園內未經環評即由集合住宅變更為旅館營運的弊端;學者研究,萬里桐的珊瑚多樣性這幾年來已明確產生變化,珍貴性也消失,並提到真正對萬里桐生態造成不可逆反應的,是營養源的污染。悠活案在環保團體控告屏東縣長瀆職的情況下,仍由縣府主導下補做環評,並在2013年最後一天的環評大會,做成有條件通過的決議。

(本文2013台灣環境死亡筆記本上篇,下篇明日待續)

 




2013‧台灣環境「死亡筆記本」(下) (click)

資料來源: http://e-info.org.tw/node/96214

策劃:環境資訊中心;整理:彭瑞祥

承接上篇,在2013年底,環境資訊中心編輯群撿到的「死亡筆記本」,和環境有關的還有:

六、污染與垃圾造成的海岸線之死

死者:觀音藻礁、彰化、新竹海岸

死因:工業污染、塑膠垃圾。

死狀:觀音藻礁之死主要是工業污染源查緝不力,主管機關(縣政府)的保育態度消極所致。彰化、新竹海岸則是因以工業廢水污染、事業廢棄物、人工海岸比例、海洋廢棄物等4項指標,被評為台灣全島最糟的海岸線。

分析:除了在空中「看見台灣」,台灣的海岸線污染之髒、之嚴重,絕對需要更多人「走進台灣」,這是需要親臨現場、零距離目睹才感受得到的海岸環境死狀。海岸線之死,絕對和政府輕忽海岸環境有關(已往甚至把垃圾掩埋場就設在海邊);督促政府行動之餘個人層面的行動,除了效法徒步西海岸且隨時記錄的黃俊男,也可參與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的徒步環島活動,或是各團體的淨灘、並紀錄垃圾種類與來源的行動。

七、水污染防治之死

死者:高雄後勁溪、彰化水圳

死因:日月光違規排放強酸與重金屬超標廢水、彰化電鍍廠共埋暗管排廢水。

死狀:(1)日月光排放超標事業廢水至後勁溪,隱匿通報,讓過去承受過中油煉油廠、台塑仁武廠污染、涉及下游1390公頃農田的灌溉水源的後勁溪,再度蒙受重大污染。(2)彰化五家電鍍廠遭檢調查共埋暗管,排放劇毒污水,污染重要水源東西二、三圳。

分析:日月光污染事件,顯示《水污染防治法》對超標排放的罰則太低,對「未經許可」的排放行為才有較重的有期徒刑,事後用《行政罰法》追討不當得利曠日廢時,水污染如何修法以達到嚇阻效果,日後仍有待更多討論;彰化電鍍廠暗管事件則凸顯對惡意規避的廠商的稽查深度不足。

八、國土保育之死

死者:國土保育執法威信

死因:清境民宿過度擴張、土地超限利用

死狀:主管機關掌握民宿違建事證與敏感地層資料,主管機關卻不願強力執法,一再退讓,大損讓國土保育執法威信。

分析:因為台灣首部空拍紀錄片《看見台灣》,而讓清境農場民宿過度開發的老問題再度浮現,如國土計畫學者廖本全所言,「清境是台灣國土全面潰決的縮影」,顯示政府對於造成土地退化的土地利用行為一而再、再而三的放任與鬆綁,莫非直到下一個廬山危機再現,才願意踩下煞車?

九、土地正義之死

死者:大埔、桃園航空城、淡海二期、台南鐵路東移等開發案被迫遷移的住民。

死因:以發展之名、卻缺乏公共利益之實的不當徵收。

死狀:各開發案不願受徵收的居民,慘烈抵抗仍不敵國家機器的強力動員,甚至造成居民張森文(大埔)、呂阿雲(桃園航空城)不幸死亡的憾事。

分析:欠缺足夠的公眾諮詢與公民參與,一個一個土地徵收案件以工業區之名、新市鎮之名、改善交通之名,在「依法行政」的大旗下一一開張,卻一再無法直接回應民眾對其「公共利益、必要性」的質疑,土地徵收之法必然需要再大刀闊斧的修改;各種新訂都市計畫、區域計畫與發展計畫,必然需要某種更細緻討論/參與的程序,釐清這些迫使原居民離鄉離土的計畫,究竟是「為了誰的利益?」「為了誰的GDP?」

十、集水區之死

死者:集水區

死因:「全國區域計畫」鬆綁集水區管制

死狀:行政院9月9日核備內政部擬定的「全國區域計畫」草案,事前完全未經公聽會等程序,被抗議才舉辦四場。公聽會一開就遭受猛烈砲火,許多鬆綁集水區管理遭點名批判,但內政部仍在10月17日公告此計畫。

分析:此爭議不管在程序面、對環境敏感區的管制鬆綁,都有重大缺陷,而最受詬病的是,過去「重要水庫集水區」屬「限制發展地區」,現修正成兩級(1)第1級環境敏感區(2)第2級環境敏感區;這讓民間團體十分憂心未來水源區開大門,所有開發都可以進駐,台灣的水資源將瓦解。雖然內政部仍決定公告,但未來爭議肯定沒完沒了。

 




農試所成功研發小黃瓜無農藥栽培技術 (click)

資料來源: http://www.newsmarket.com.tw/blog/44816/

文/ 上下游 編輯部 on 2014 年 01 月 02 日 in 種好田 · 0 篇留言瀏覽人次: 1,230

農試所成功研發小黃瓜無農藥栽培技術

本文摘要:農試所指出,小黃瓜是臺灣重要經濟作物,經常遭受白粉病、疫病、露菌病、萎凋病、炭疽病及棉蚜、銀葉粉蝨、瓜實蠅、蟎類、蛾類等病蟲害侵襲,農民習慣以化學農藥進行防治(尤其針對危害最嚴重的白粉病與銀葉粉蝨),稍有不慎即造成農藥殘留,歡迎瓜農採用農試所研發之栽培技術,可確保大家食之安全。

農委會農業試驗所成功研發小黃瓜栽培技術,完全不使用化學農藥,可生產安全無農藥殘留的小黃瓜,防治病蟲害成效佳且成本低廉,該所近期已於多個鄉鎮進行示範,瓜農採用此方式進行小黃瓜栽培,不但可生產高級無毒的果品,確保消費者健康,並可維護生態,更多資訊請洽該所技術服務組專線(04)2331-7456。

小黃瓜是連續採收之瓜菜類,採收期間如使用化學農藥,有農藥殘留疑慮。農試所著手研發完全不用化學農藥生產的技術,並與該所研發之「非農藥植物保護製劑」緊密搭配,可成功進行無農藥栽培,且對病蟲害的防治效果也和使用農藥防治相當。

農試所強調,健康農業的整合性病蟲害管理技術,可阻絕病蟲危害,成效佳且防治成本低廉。而該技術首重栽培管理,藉由完善的網室設施,隔離多種體型較大的害蟲(如瓜實蠅、斜紋夜蛾、瓜螟等);落實「清園」,無論苗圃或本田,將內外雜草清除乾淨(不留殘枝、葉、花及果),避免成為病蟲源棲息、繁衍的場所。

再來進行病蟲害「監測」,每週確實調查病、蟲發生種類與數量,掌握適當的防治方法與時機,並隨病蟲害程度適時調整;利用「植物油混方」的加強防治處理,可以清除種苗上的害蟲,定植後,更能有效減緩病蟲的發生,使「非農藥植物保護製劑」發揮應有的最大效果。

農試所說明,定植後定期防護,更可抑制病蟲害發生,其中病害的非農藥防治方法,是在定植後每週施用一次亞磷酸氫氧化鉀合劑,連續使用三次,可增強植株抗病性,預防疫病與露菌病發生,白粉病初期以乳化葵花油二至三百倍施用,炭疽病則利用「石灰硫磺合劑」。在定植後定期施用「植物油混方」二至四百倍水稀釋液,多種小型害蟲皆可獲得有效控制。

農試所指出,小黃瓜是臺灣重要經濟作物,經常遭受白粉病、疫病、露菌病、萎凋病、炭疽病及棉蚜、銀葉粉蝨、瓜實蠅、蟎類、蛾類等病蟲害侵襲,農民習慣以化學農藥進行防治(尤其針對危害最嚴重的白粉病與銀葉粉蝨),稍有不慎即造成農藥殘留,歡迎瓜農採用農試所研發之栽培技術,可確保大家食之安全。

 




《黑》記錄片公視首播,看見台灣水污染的真實現況 (click)

資料來源: http://www.newsmarket.com.tw/blog/44739/

文/ 上下游 編輯部 on 2013 年 12 月 31 日 in 愛地方 · 0 篇留言瀏覽人次: 718

《黑》記錄片公視首播,看見台灣水污染的真實現況

本文摘要:長期關注台灣生態環境的紀錄片導演柯金源,推出另一最新力作則─「黑」。記錄探討台灣嚴重的水汙染問題,從桃園蘆竹、新竹香山、彰化和美到台南官田,帶領大家看見台灣的水污染現況,將於31日晚間10點於公視首播。

長期關注台灣生態環境的紀錄片導演柯金源,推出另一最新力作─「黑」。記錄探討台灣嚴重的水汙染問題,從桃園蘆竹、新竹香山、彰化和美到台南官田,帶領大家看見台灣的水污染現況。將於31日晚間10點於公視首播。以下為記錄片內容簡要文字版,精彩內容請鎖定公視頻道。

─────────────────────────────────────

台灣農地面積83萬公頃,超過國土總面積的五分之一,這些土地具有糧食生產、水分涵養、生態平衡和國土保安的功能。但是,近三、四十年來,台灣農地已經因為都市計畫、區段徵收、工業區與科技園區興建,或農舍與房地產炒作而逐年減少,因受到污染或休耕的農地面積也持續增加,糧食自給率已經亮起紅燈,而我們仍然掩耳盜鈴、自欺欺人地繼續離農、棄農、甚至滅農?一旦農地出現危機,會只是農民的問題嗎?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生存賴以為生的食物、水分、生活環境,還能安在嗎?

桃園蘆竹:工業合法污染-黃墘溪紅水滾滾從未停?

黃澄澄的稻穗隨風搖曳,割稻機在桃園蘆竹的農地上穿梭,這不是歡喜收割,而是在剷除受到重金屬污染的稻米,這些農田引用的灌溉水源,就是來自於黃墘溪。

黃墘溪上游流經內壢人口密集區域及中壢工業區,已先後承接了大量生活廢水與中壢工業區污水處理廠的放流水,以及部分沒有接管未經處理的工業廢水,這三大類型的污染源,讓黃墘溪成為一條暗紅色的死河。

我們實地走訪黃墘溪支線,眼見流過工業區的溪水紅水滾滾,根據工業區污水處理廠的放流水檢驗報告,卻僅有幾次被發現超過管制標準,但黃墘溪沿岸許多農地的重金屬含量超標,亦是不爭的事實,這也顯示,工業區日夜排放的放流水,即使通常符合放流水法規標準,仍然低於灌溉水質的二到五十倍,污染物經長期累積之後,也足以造成下游農地污染。

1987年桃園縣遭受污染的農地面積約60公頃,其中黃墘溪沿岸就佔了13公頃,2004年更擴大至31公頃,根據環保署2008年統計,桃園遭列管農地有271筆,其中就有212筆位於黃墘溪流域。

2012年在黃墘溪下游桃園蘆竹發現農地重金屬銅、鋅、鉛含量超過管制標準,農作物面臨剷除銷毀的命運,農民均相當氣憤與無奈,認為這四個多月以來的辛苦全都白費,尤其是污染農地的檢驗,是以抽檢方式來定生死,這導致引用相同的水源灌溉,比鄰的農地卻可能出現不同的命運,譬如右邊的稻子要銷毀,左邊的稻米卻可以收成,只因為左邊的農田沒被抽驗到,而這些稻米最後也被消費者吃下肚。

站在農地污染區,看著政府一邊做農地整治,另一邊又讓工業廢水,繼續流入農田間,這又是什麼道理? 新竹香山:整治多年未果-受污染農地能否再逢春?

在農地上噴灑藥劑、挖土機來回的翻土,新竹香山的農地正在進行一項大改造工程,試圖讓污染的農地起死回生。

2002年至2006年間,新竹市環保局陸續公告香山區重金屬污染農地(銅、鋅、鉻、鎳、鎘及鉛),總共有186筆,這些農地都是直接或間接引用汀甫圳八輪支線及牛埔溪支線的水源,而這兩條灌溉水圳,就是因為貫穿香山工業區,圳水受到污染之後,成為農地的污染源。

雖然政府前後投入二千多萬元進行污染整治,並陸續解除管制公告,但農民對污染的疑慮未解,農地還是長期休耕,數年後農民甚至廢耕,任其荒煙蔓草。2011年起,農業研究單位提供整治技術與資源,協助農民實驗性復耕,希望藉由簡易化學藥劑洗田、土壤改良、嘗試性種植較不易吸收重金屬的稻米品種等方法,企圖在符合土壤管制標準的農地上,得以種出安全的糧食,讓荒廢的農地再次回春。

在兩年的計畫進程中,第一期的實驗,有2/3的農地已可種出安全糧食,但短期的實驗,以及檢測結果的不確定性,加上污染源是否已受到控制?仍然難以讓農民重拾信心、恢復耕作。而絕大部分受到污染的農地,就算經過整治,想種出符合安全標準的糧食,似乎還得花費更多的人力、物力,以及漫長時間的苦苦等待。 彰化和美:國土規劃紊亂-「客廳即工廠」的遺留夢靨?

彰化是台灣的糧倉,也是台灣農地污染面積最高的地方,尤其彰化和美更是排名第一,從1990年代開始,彰化和美總擺脫不了農地污染的惡名,當年政策踏錯了一步,土地卻難以回復。

1970年代,政府為了鼓勵家庭代工、擴大外銷,喊出「客廳即工廠、屋頂即農場」的政策口號,雖然當時的產業大多是以手工性質為主的代工產品,但土地使用區位規劃不明的政策導向,卻也間接導致有污染疑慮的相關產業,在鄉村農舍崛起發展,欠缺污染防制設備的地下工廠日漸增多。

在彰化和美地區,除了紡織業,雨傘製造,還有其他金屬加工業,有些地下工廠比鄰於民眾房舍、糧倉農地與灌溉溝渠,多年來主管機關無能無力取締遏止、民眾環境意識不彰,早在1986年底完成的「台灣地區土壤重金屬含量調查總報告」其實已經發出警訊,卻一直到2000年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通過、2002年完成全國319公頃農地的污染調查及個案農地污染陳情查證之後,各地環保局依法公告各土壤污染控制場址,大家才赫然驚覺我們原來已經享用了多年重金屬米飯。

遭受重金屬污染的農地,經過簡易的翻土整治工作之後,農民原以為農地可以就此回復生機,然而在2006年,卻又發現部分稻榖仍然含有超標重金屬鎘,顯示以翻土稀釋整治,使土壤重金屬含量低於法定標準的作法,並無法治本,在無奈之餘,更有許多農民因此不再耕作,填平農地蓋設廠房出租,於是更多鐵皮廠房錯落於田間,今年又再度發現4.5公頃農地鉻、銅等重金屬超標,彰化和美農地的污染夢靨從未遠離。 台南官田:重蹈歷史錯誤-台灣農業新希望的滅失?

水雉飛翔優遊於菱角水稻輪種的田間,農民辛勤揮汗,努力轉變過去使用化學肥料與農藥的慣行農法,帶來台南官田有機稻米與菱角的新希望,然而多年前即已豎立於農業區內的鋼鐵大廠,卻計畫擴廠增設酸洗鍍鋅廠,在公民環境意識成長的今日,農民決定不再忍氣吞聲,誓言反對造成未來污染隱憂的擴廠計畫。

我們經常將台灣農地污染的罪,歸於灌排不分與土地利用劃分不清等歷史錯誤,但舊的錯誤卻仍然不斷地再以新的形式出現。繼續縱容工廠在農業區內繼續擴增發展,帶來的後果就有可能是再增加一片受污染的農地、再出現一粒損害我們健康的稻米,踏出錯誤的這一步,必將熄滅官田有機農業的新希望。

阿斌(李价斌)在七、八年前回鄉,傾心傾力嘗試使用有機農法耕種水稻與菱角,更不藏私地逐漸說服影響其他農民,好不容易近年開始有些成果展現,然而酸洗鍍鋅廠計畫場址就坐落於其農地旁,難掩憂心的阿斌道出許多農民的心聲:「我們要給我們下一代是什麼東西?到底是要給他很多的財產嗎?不如給他一個很完整完美的土地」。

 




抗菌洗衣精「螨」天亂喊 成份不明誰來管? (click)

資料來源: http://www.newsmarket.com.tw/blog/44748/

文/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on 2013 年 12 月 31 日 in 洗衣精濫用殺蟲劑調查系列, 系列專題 · 1 篇留言瀏覽人次: 690

抗菌洗衣精「螨」天亂喊 成份不明誰來管?

本文摘要:再過一個月就將迎接農曆春節,許多家庭準備忙著大掃除,眾多衣物更是要特別清洗。但究竟使用何種清潔用品才能讓人放心?台北市立大學副教授黃基森認為,洗衣精業者常用特殊的形容詞,譬如抑菌、抗菌,來規避相關法規的管制。政府應該全面普查,從法制面和科學面,解決洗衣精濫用抗菌劑或防螨劑的問題。(圖/林慧貞攝)

文/上下游記者汪文豪、林慧貞整理

再過一個月就將迎接農曆春節,許多家庭準備忙著大掃除,眾多衣物更要特別清洗。但究竟使用何種清潔用品才能讓人放心?

上下游新聞市集今年12月3日與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合作召開記者會,揭露「妙管家防螨抗敏洗衣精」宣稱的防螨功能,竟來自添加含有殺蟲劑百滅寧(Permethrin)成份的防螨劑,反而可能對膚質過敏者造成刺激。

無獨有偶,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簡稱AFDA)12月中也指出許多市售宣稱抗菌的洗手乳與沐浴乳添加三氯沙(Triclosan),未必真正能洗淨髒污,反而可能造成某些細菌抗藥性。而在這次上下游新聞市集檢視市售部份品牌洗衣精,也含有三氯沙成份。

在廣告行銷的包裝下,眾多被賦予「抗菌」、「防螨」功能的清潔用品背後,竟是許多未知的化學物質被濫用到日常生活,對健康產生風險,對環境造成負擔。

妙管家事件爆發後,經濟部標準檢驗局表示,目前正在研擬是否將禁止添加農藥與環境用藥,納入洗衣精CNS2477國家標準,但世界各國都沒有相關資料,承辦人員目前正提簽呈上報,明年將會編列預算調查市售洗衣精成分,尤其以標榜抗菌防蟎功能的優先,希望先釐清洗衣精裡有什麼成分,再送交技術委員會評估。

官員表示,檢驗需花費一段時間,但可依照〈商品標示法〉,先稽查標示不實的洗衣精。

然而,被揭露產品中含有殺蟲劑百滅寧後,台灣妙管家接連開記者會與刊登報紙廣告抨擊主婦聯盟環保基金會並揚言提告,企圖合理化百滅寧添加於洗衣精的行為。

妙管家此舉引發專業人士的質疑,為此上下游新聞市集專訪曾任環保署毒物管理處科長、現為台北市立大學副教授、台灣環境有害生物管理協會理事長兼學術組長黃基森,談百滅寧添加於洗衣精所可能帶來的風險與問題,以及對「抗菌」、「防螨」洗衣精的管理,提供政策建議。

洗衣精宣稱抗菌防螨 無法可管?

問:市面上洗衣精用宇琳琅滿目,有的標榜抑菌,有的說防蟎、殺蟎,消費者該如何選購?防蟎的作用機制為何?

黃基森(以下簡稱「黃」):業者只要宣稱有「效果」都要提出科學證據。以防蚊液為例,已經有科學證據顯示,防蚊液噴灑在皮膚時,蚊子聞到味道就會閃避。由於防蚊液作用在皮膚上,與人體產生接觸,因此必須依〈藥事法〉辦理登記,只能在藥局販賣。如果防蚊液未接觸人體,只噴灑居家環境,就必須依〈環境用藥管理法〉,向環保署申請登記。

目前科學上並沒有百滅寧添加在洗衣精可以防蟎的相關研究和安全性評估。百滅寧常使用於織品前處理,例如進行野外工作調查時,會把蚊帳浸泡在含有百滅寧成份的藥劑中,蚊子停在蚊帳,就會被藥劑殺死或驅離。而含有百滅寧成份的藥劑必須向環保署登記為環境用藥,使用時必須用水稀釋,並不能直接添加入洗衣精當中。

防治塵螨要對症下藥 而非使用防螨洗衣精

宣稱防蟎的前提是必須有塵蟎,就像沒有頭痛不會吃頭痛藥,沒有胃痛不會吃胃藥。業者將防蟎劑直接放入洗衣精,會讓沒有塵蟎的家庭也接觸到藥劑。百滅寧對嬰幼兒皮膚刺激性很高,不能每天接觸,尤其洗衣精添加百滅寧,洗衣後很容易殘留衣物,更不適合用來洗滌內衣褲。

塵蟎和頭蝨不一樣,不是人體體外寄生蟲,不會停留在我們的身上或衣服。塵蟎的食物來自人類的頭皮屑,因此預防塵蟎的治本工作是好好清潔環境,或是在塵蟎棲息的地方用藥,才能夠一舉殲滅。

現在容易過敏的小朋友當中,有70%是對塵蟎過敏、50%對蟑螂、40%對黴菌,因為不管是死的或活的塵蟎、蟑螂,其排泄物都有一種特殊蛋白容易誘發過敏。因此業者看準家長擔憂小孩子過敏的心態,才會推出防蟎洗衣精。

但孩子過敏,應當先找醫師診斷過敏源,就像生病應該經醫生診療後對症下藥,而政府也不應放任業者規避〈環境用藥管理法〉,將百滅寧加入洗衣精宣稱防螨功能,這樣不對。

洗衣精業者常用特殊的形容詞,譬如抑菌、抗菌,來規避相關法規的管制。事實上,無論業者用「防」、「抗」、「抑」等字眼防治細菌、塵螨或蟲,作用機制就是killing(殺),功能就應該是藥品,但市面上太多強調抗菌防蟎的商品都規避藥品相關法規管理。因此政府應該全面普查,從法制面和科學面,解決洗衣精添加抗菌劑或防螨劑的濫用問題。

開放洗衣精添加百滅寧 無疑掀開潘朵拉的盒子

問:使用百滅寧對健康、環境有何影響?

黃:百滅寧有兩種,一種是「順反異面構物比 40:60」,動物實驗證實會致癌,已經是環保署公告禁用的環境用藥,另一種「順反異面構物比25:75」可以使用,但仍在監控中。這次妙管家被驗出來的百滅寧不知道是哪一種,但都是行政院「環境賀爾蒙管制計畫」裡面禁用或監控的物質。但不管用哪一種百滅寧,添加在清潔劑中大量使用,都會影響環境。

百滅寧流佈到水庫或河川,會造成生物累積和生物放大效果,透過食物鍊進到人體內累積在脂肪,長期可能引發癌症或降低生育率。

令人擔心的是,目前飲用水水質標準,沒有檢測既存環境中的500種殺蟲劑、農藥,也沒有百滅寧、有機磷和除蟲菊類等項目,只檢測DDT、γ-BHC、多氯聯苯、戴奧辛與幾種有機氯類。

至於農委會為何沒有禁用百滅寧做農藥?因為百滅寧噴到農田後,容易被陽光照射,土壤裡還有微生物,從幾小時到一、兩天就分解掉了。

百滅寧屬於除蟲菊類殺蟲劑,雖然口服毒性低、揮發毒性低,但是對皮膚毒性高,有刺激性,對過敏族群小朋友、懷孕媽媽是不好的。

假若以後開放百滅寧可以加到洗衣精裡,萬一環保署檢驗出飲用水有百滅寧,能叫洗衣精廠商不要加嗎?如果把高風險的化學物質合法化在不該用的用途,將會犧牲兩千三百萬人的健康。

此外,我們沒有總量管制的概念,就好比每一家工廠放流水都符合排放標準,但只有三家排放廢水和總共有一萬家排出廢水,環境的承受力是不一樣的。洗衣精也是,如果開放添加百滅寧,每一家洗衣服時都排出0.1ppm,3家就有0.3ppm,300家就300ppm,長期下來,環境能負荷嗎?

環保署應負起責任 

問:環保署主管環境衛生用藥,但環保署認為百滅寧加到洗衣精裡就變成商品,就歸經濟部標準檢驗局管理,究竟哪個單位該對此事負責?

黃:現在國家標準CNS 2477對洗衣精有訂出規範,但對業者僅屬於自願性遵守,經濟部標檢局頂多只能用〈商品標示法〉檢視業者有沒有誠實標成分,但就算標示成分,民眾也不知道百滅寧是什麼。

我認為業者如果將防蟎劑偷偷加在清潔劑裡沒有標示,違反〈商品標示法〉。但如果已經清楚寫著產品具防蟎、殺菌等功能,就應回歸〈環境用藥管理法〉管理。

目前台灣藥品有四大類法規管理:〈環境用藥管理法〉、〈藥事法〉、〈動物用藥品管理法〉和〈農藥管理法〉,是按照用途來區分。產品宣稱有療效,都歸衛福部管;產品宣稱防蟎、菌、蟲、居家老鼠,就歸環保署。

假設妙管家用的百滅寧是環保署核准的「順反異面構物比25:75」種類,用在洗衣精裡,就應屬於居家環境衛生範圍,根據〈環境用藥管理法〉,應該向環保署去登記為環境用藥。

但現在妙管家規避法律不必向環保署登記,那其他按規定向環保署辦理登記、按規定進行與提供毒理試驗報告的廠商怎麼辦?他們的登記成本比較高,售價本來也就比較高,面對妙管家的低價競爭,公平嗎?

因此,若要解決妙管家在洗衣精內添加百滅寧的現象,甚至所有宣稱抗菌防螨功能的洗衣精添加何種化學物質抗菌防螨,應由經濟部標檢局去全面檢驗洗衣精成分,最後移送環保署處理,因為環保署有〈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可以要求廠商登錄化學物質,以進行評估與管理。若評估後不屬於毒管法適用的範圍,則該化學物質依目的用途,判斷適用於何種法規。

像百滅寧不列入毒管法規範,直接依目的用途,分散在藥品的四大法規管理即可。因此業者將抗菌、防螨成份添加至洗衣精,屬於居家環境衛生的範疇,應該要受到〈環境用藥管理法〉的規範,而不是現在無權責單位管理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