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新聞 __十月號




反對開放電子廢棄物進口
政府不應幫財團數鈔票 讓人民吃綠牡蠣 (click)

資料來源: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6105

2013/10/29 地球公民基金會

反對開放電子廢棄物進口
政府不應幫財團數鈔票 讓人民吃綠牡蠣



環保署將修改《有害事業廢棄物認定標準》,把十二項於處理/輸出入階段被列為有害事業廢棄物的混合五金廢料(廢五金),如廢電線電纜、廢變壓器/電容器、廢電腦等改列為一般事業廢棄物,讓它們可以合法進口,擴大國內再生業者料源(註:目前我國禁止有害事業廢棄物的進口)。看守台灣協會、台南市社區大學研究發展學會、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地球公民基金會、綠色陣線協會與立法委員田秋堇等召開記者會表達反對開放,憂心這些廢棄物的進口將加劇國內環境負荷。

廢棄物污染土地、河川、海洋與空氣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董事長陳曼麗指出,國內事業廢棄物一年有1,800萬噸左右,儘管有號稱高達82%的再利用率,但大多都是需要耗費土地(甚至汙染土地)進行再利用的事業廢棄物,如爐渣、焚化爐底渣等。光是這些事業廢棄物,就已對我國的環境帶來嚴重負擔。且我國掩埋空間日益減少,環保署甚至把目光投向海洋,打算把本來要在陸地掩埋或再利用的事業廢棄物拿來填海造陸,不惜破壞海洋生態,令民間大表憂心。在廢棄物已經快要淹腳目的情形下,環保署還打算進口混合五金廢料,是嫌我國廢棄物還不夠多嗎?

台南市社區大學研究發展學會黃煥彰理事長說明,1970年代初期,在二仁溪下游的灣里地區,因一名牛姓商人的因緣際會,展開了長達二十幾年的廢五金回收。居民露天燃燒廢五金,以回收貴重金屬,但伴隨而來的是濃密的煙霧與刺鼻的臭味。1983年,加拿大的勞長春博士檢測發現當地的空氣中戴奧辛含量高達0.2ppm,為垃圾焚化爐周界空氣中戴奧辛濃度的數億倍以上,遠超過適合人居的安全標準,而二仁溪的水質與河畔土壤也受到重金屬的嚴重污染。這種不當處理方式,已複製到中國的貴嶼,如果我們不記取歷史教訓,未來在高速公路上,在農田裡,可能會看到車水馬龍的大卡車來回的穿梭,運來世界各國的電子垃圾,由引進的外勞或個體戶不停的拆解,只為了那環保署所稱的高科技煉金術。環保署可不可以先告訴我們,這些進口的廢料要放那裡?衍生的廢棄物倒那裡?提煉一條黃金條塊需要處理多少部電腦?需用多少強酸來酸洗?會污染多少土地?會污染多少河川?

台灣將成為世界級廢五金、PVC垃圾場

綠色陣線協會理事林長茂回應說,這種非法處理行為,隨著混合五金廢料的禁止進口以及國內四合一資源回收制度的建立,已大幅減少,但仍未絕跡於台灣。數年前,在桃園大漢溪畔,曾親眼目睹此違法行為。如果讓處理與輸出入階段的廢五金也成為一般事業廢棄物,而廢五金又因為自然資源枯竭而水漲船高,這種不當行為可能再度猖獗起來,不可不慎。

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表示,廢五金即使以合法方式處理,仍會對環境帶來負擔。包括貴重金屬需要用酸去溶解或採電解精煉,所產生的廢酸廢水需要處理,處理過程會有汙泥,處理過的廢水也會有重金屬;如果存心不良的業者甚至會偷排未處理好的廢水。另外這些廢五金通常會先分離為金屬與非金屬,非金屬部份有許多是PVC等塑膠,雖然有的會被回收,但沒有回收價值的會被拿去掩埋或焚化,而這些廢塑膠可能添加許多溴化阻燃劑,PVC塑膠的焚化更是世紀之毒戴奧辛的重大來源之一。這些衍生的廢棄物都會加重我國環境的負擔。環保署不思從源頭解決我國事業廢棄物過多的問題,還要開放廢五金進口來增加問題,同時填海造陸來製造更大問題,乾脆改名環境不保護署算了。

環保署應進行廢棄物總量管制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說明,環保署口口聲聲說要回歸《巴賽爾公約》管制精神,所以要將這十二項混合五金廢料改列為一般事業廢棄物;但事實上,《巴賽爾公約》並未要求締約國對有害事業廢棄物的認定要完全比照其清單,而是允許締約國有額外的(也就是更嚴格的)認定方式。該公約第1條第一項B款即言:「雖未涵蓋於A款,但經輸出入或過境締約國的國內法律認定或視為有害廢棄物者」 ,亦被該公約視為有害廢棄物。因此把這十二項混合五金廢料列為有害事業廢棄物,並不違反該公約精神,何況混合五金廢料的處理階段,確實會產生許多污染,因此將處理階段的混合五金廢料視為有害,並不為過。環保署應該把這種認定方式推到國際,而非妄自菲薄,甚至自欺欺人。

立法委員田秋堇總結,考量我國國土面積小,且既有國內事業廢棄物已經帶來極大環境負擔,環保署署甚至因此想要用廢棄物來填海造陸,加上廢五金的處理確實對環境有重大威脅,需要嚴加控管,故反對開放混合五金廢料進口,反對將處於輸出入階段的混合五金廢料改列一般事業廢棄物。並要求環保署應先從源頭(包括產業結構)降低事業廢棄物產生量,並進行事業廢棄物總量管制。她說,政府不要只會幫財團數鈔票,而讓人民吃綠牡蠣;若要善盡國際責任,可以輔導其他國家建置回收處理設施與技術,而非無視自己的環境負擔,忘了歷史教訓,為了錢甚麼都不顧。



新聞小字典:廢五金中的有害物質列舉


開關、電池可能會含有汞。汞是一種神經毒素,尤其是甲基汞,毒性更烈,可對大腦和神經系統造成極大損害。

六價鉻
金屬附腐蝕塗層、色料中的著色劑可能會含有六價鉻。六價鉻具基因毒性,長期吸入會導致肺癌,皮膚接觸則會導致過敏。


塑膠、色料、電池、發光電子組件可能會含有鎘。鎘會傷腎、嚴重者造成骨骼軟化而痠痛(痛痛病),且為致癌物。


焊錫、色料、保險絲、電池可能會含有鉛。急、慢性鉛中毒會引發腹痛、貧血、急性腎衰竭及神經腦部病變,會降低智商,且可能致癌。

溴化阻燃劑
塑膠外殼、纜線、連接器、印刷電路板等可能會添加溴化阻燃劑。 溴化阻燃劑是環境荷爾蒙,會影響腦部發育,且燃燒會產生溴化戴奧辛。

聚氯乙烯(PVC)
電線電纜外包覆、產品包裝、電子零件可能會用到PVC塑膠。PVC會添加塑化劑、含重金屬(如鉛、鎘等)安定劑等,且燃燒會產生世紀之毒戴奧辛。

 




食用油品不純 考驗政府檢驗力 (click)

資料來源: http://www.cna.com.tw/News/aHEL/201310210399-1.aspx

最新更新時間:22:24:47

(中央社記者龍瑞雲台北21日電)大統橄欖油爆不純事件,棉籽油進口商除大統外還包括富味鄉,衛生福利部說,精煉棉籽油是國際食用植物油,摻混時應標示。

衛生福利部長邱文達說,民國101年食品藥物管理署委托研究計畫,目的是研擬調合油脂鑑別分析方法,研究認為油品中脂肪酸組成比例相近的不同油品難以判別,不過當時研究僅顯示可能有些油品出現調合情況。

大統橄欖油品混其他油脂、銅葉綠素事件起因民眾檢舉,不過在去年研究計畫中若有進行後續追蹤分析,就會現出一些端倪,且民眾也曾向地方衛生局檢舉,不過卻沒有查出來。

衛生福利部次長許銘能也表示,接獲檢舉後曾經3次查廠,不過無法證實,直到啟動檢調查到大統公司的配方,才有證據揭發事件,經過調和後,摻其他油及銅葉綠素號稱特級100%橄欖油的脂肪酸與橄欖油的脂肪酸一模一樣。

因此外界質疑,GMP認證破功了,許銘能說,從目前的檢驗方法,要分辨是純油還是混合油是有困難的,而透過檢調介入找到配方,得以民生詐欺案起訴業者。

食藥署表示,棉籽油是國際使用植物油,國內專家提出警示,棉籽內的棉酚具有生殖毒性,從海關資料顯示,國內主要進口粗製棉籽油,而進口商有大統及富味鄉,其中富味鄉是知名芝麻油公司,產品也銷售到許多國家。

對於棉籽油及棉酚規範,許銘能說,若油品中有添加棉籽油應在油品中標示,立法院社福衛環委員會今天通過臨時提案,油品不得檢出棉酚,不過檢驗方法仍需確認。

衛福部指出,經查世界各國對精煉食用棉籽油之相關管制規定,食品法典委員會在1968年曾討論是否要訂定棉籽酚之限量,但經評估後,認定精煉棉籽油之安全性,故並未訂定管制標準;再查其他國家,亦無相關規定。

但僅中國大陸,曾於1930-1940年間,因江蘇省某個村落都沒有嬰兒出生,推測此不孕事件可能與民眾食用未精煉粗棉籽油有關,之後,規定棉籽油需精煉才可供食用,並限制棉籽酚含量為0.02%以下。

食用油添香精,許銘能說,參考歐盟禁止食物添加香精,未來擬將修法禁止油品添加香精。

歐洲聯盟日前公布十大詐欺食品以橄欖油居首,而國內屢傳食品安全事件,食藥署食品組組長蔡淑貞指出,國內5大造假食品以「素食摻葷」最嚴重,其次是豬肉混充牛肉乾、蜂蜜不純、果汁沒果汁和米粉沒米。1021021

 




國家鳥類報告2020年出爐 公民科學家再出擊 (click)

資料來源: http://tw.news.yahoo.com/%E5%9C%8B%E5%AE%B6%E9%B3%A5%E9%A1%9E%E5%A0%B1%E5%91%8A2020%E5%B9%B4%E5%87%BA%E7%88%90-%E5%85%A8%E6%B0%91%E7%A7%91%E5%AD%B8%E5%AE%B6%E5%86%8D%E5%87%BA%E6%93%8A-041729359.html

作者: CLiao | 環境資訊中心 – 2013年10月30日 下午12:17

本報2013年10月30日南投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因應組織改造,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即將進一步成為生物多樣性研究所,守護台灣生物多樣性的變化,提出目標、行動策略與指標。做為總族群量龐大的鳥類研究,特生中心棲地生態組長林瑞興計畫結合公民科學,將鳥類研究分為五大支柱進行研究調查,期待於2020年提出台灣第一部「國家鳥類報告」。

林瑞興指出,鳥類具有分類清楚、資訊豐富及賞鳥人口眾多的優勢;國家鳥類報告期待透過長期關心台灣生態的民間組織、學者與政府機構共同合作,並借重身處社會各地賞鳥愛鳥的民眾,以公民科學方式,也就是科學家與志工們共同合作完成。 生物多樣性研究所回應國際趨勢

生物多樣性公約(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簡稱CBD)要求每個國家依據目標,定出行動策略,並發展相關指標來衡量行動策略的成效。CBD通常以10年為一個評估尺度,愛知目標是最近一項文件,依據過去10年的成效,調整、制定新的目標,2020年將是檢核目標達成的關鍵年。

未來的生物多樣性研究所很多事務需與CBD接軌,林瑞興表示,台灣雖非會員國,不過對於國際保育趨勢,一直都有跟進。

保育策略的基礎在於科學的研究調查,往往需要龐大的人力、物力以及經費,公民科學已是國際間用於監測大範圍、長時間生物多樣性變化的重要機制之一,可大幅度加快研究調查的速度,彌補專業人力的不足。

同時,借重民眾的實際參與,更對生物多樣性主流化目標的達成有重要的幫助。 5項研究支撐鳥類報告

為了回應生物多樣性保育策略的需要,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幾年前也開始公民科學的利用。林瑞興在特生中心主持鳥類研究室,2010年即運用公民科學進行台灣繁殖鳥類大調查(Breeding Birds Survey Taiwan,BBS Taiwan),所需要的人力逐年穩定,調查樣區也達到336個,至今已累積數萬筆資料,是鳥類多樣性變化的重要參考。他計畫2020年之前出版台灣國家鳥類報告,讓台灣鳥類變化看得見。

林瑞興說,目前已針對兩個面向思考,國家鳥類報告的內涵。包括過去做過的成果,如何展現、改善,以適合報告所需個規格;對於還沒做過,則排出優先次序。

目前已訂出鳥類研究調查的5大支柱,包括已有基礎的繁殖鳥類大調查、冬季鳥類調查、水鳥調查(以鷸鴴科、燕鴴科、雁鴨科為主)、稀有鳥類調查以及賞鳥紀錄。

稀有鳥類以具有保育價值的鳥種為主,例如黑面琵鷺、八色鳥、水雉、山麻雀、猛禽、貓頭鷹等監測計畫;賞鳥紀錄則鼓勵鳥友提供賞鳥過程所留下的筆記,透過網路平台彙整成資料庫。

林瑞興預期從這些鳥類調查、呈顯台灣時空變化對鳥類的影響,供政策參考,或至少可以回答台灣生物多樣性現況。 公民力量守護生物多樣性

為推動國家報告的完成,今年初由相關的民間組織、學者與政府機構,進一步形成了「台灣鳥類國家報告夥伴關係」,把政府、學者以及民間力量加總在一起,透過討論與對話凝聚對於鳥類保育與監測目標的共識。

未來還將針對不同規模的議題,細分小夥伴關係以及工作小組,組織、投入相對的人力。

林瑞興說,透過公民科學家多面向的運用,可以協助計畫的不同事務,而各項調查計畫更有如提供了實踐的平台,讓民眾將賞鳥行為轉化為具體的保育行動;更重要的是提供科學教育,讓民眾透過理性思考,了解環境現況,進而能提出解決策略。

鳥會與相關的保育組織「臺灣鳥類國家報告夥伴關係」最重要的組成,不過國內這幾年賞鳥人口雖然增加,鳥會的成員數卻相對萎縮。林瑞興認為,賞鳥之餘,應該能付出保育行動,加入鳥會是行動的凝聚,他鼓勵賞鳥人透過加入鳥會付出保育行動。 國際焦點:遷徙鳥處境難

目前國際間十分關注遷徙水鳥的處境,林瑞興說,台灣位於東亞澳遷徙路線,本身溼地喪失和劣化的情形非常嚴重,加上中國開發快速,濕地流失速度驚人,遷徙鳥原來熟悉的棲地環境改變,讓遷徙鳥類須花更多時間尋找棲地,身體也跟著耗弱,繁殖能力也受影響,族群數補充速度隨之減緩。

東亞遷徙陸鳥的資訊則十分欠缺。因此,建立大範圍、長期且系統性的冬季鳥類監測系統愈發顯得重要。 不一樣的跨年活動──新年數鳥嘉年華

台灣的冬天,鳥類們都在忙甚麼呀?為了揭開冬季鳥類的行蹤,今年12月底,特生中心與幾個環保團體嘗試舉辦跨年數鳥活動,「新年數鳥嘉年華」邀請民眾一起在這段期間,數算周圍的鳥種和鳥數。

誠徵:

鳥老大(樣區負責人):對鳥夠熟習,願意撥空認養「樣區圓」及決定數鳥計畫(日期、採用的方法、設定路線、範圍分配),以及組織、募集調查員。

鳥夥伴(調查員):熟習鳥類,願意投靠鳥老大一起進行鳥類計數,協助照顧鳥鄉民。

鳥鄉民(參與民眾):選擇開放樣區圓,願意支持鳥老大,就能在指定的日期與地點,和鳥夥伴一起快樂賞鳥!

主辦單位:特生中心、中華野鳥學會、台北鳥會、高雄鳥會

※ 本文與農委會林務局 合作刊登

 




氣候變遷致海面上升 坦尚尼亞數千居民無淡水可喝 (click)

資料來源: http://tw.news.yahoo.com/%E6%B0%A3%E5%80%99%E8%AE%8A%E9%81%B7%E8%87%B4%E6%B5%B7%E9%9D%A2%E4%B8%8A%E5%8D%87-%E5%9D%A6%E5%B0%9A%E5%B0%BC%E4%BA%9E%E6%95%B8%E5%8D%83%E5%B1%85%E6%B0%91%E7%84%A1%E6%B7%A1%E6%B0%B4%E5%8F%AF%E5%96%9D-023327378.html

作者: 鄒敏惠 | 環境資訊中心 – 2013年10月30日 上午10:33

本報2013年10月30日綜合外電報導,江惟真編譯,蔡麗伶審校

在坦尚尼亞東北部的濱海城鎮潘加尼,綿延500公里的潘加尼河(Pangani River)及其地下含水層是數千居民飲用水的主要來源,但這樣的飲用水環境卻日漸被印度洋的海水破壞。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資料,湖泊、河流和地下水的可接受含鹽量是每公升20至800毫克。但是當地水資源局在潘加尼河下游採集到的水樣本含鹽量高達2000毫克。

科學家認為,這個問題和氣候變遷有關。美國環保署指出,當海平面上升,海水將進入溼地和其他低地,導致水災情形惡化,並增加河流和地下水層的鹽分。2011年坦尚尼亞政府和英國國際發展部合作的報告「坦尚尼亞氣候變遷經濟學」指出,坦尚尼亞的氣候規律改變,將使沿海社區更容易受到海平面上升的影響。

過去數十年,上升的海平面逐漸將淡水吸去,海水滲透進地下水層和水井。許多沿海社區不得不開始喝含鹽量過高的水,降雨量減少也讓淡水的補給越來越困難。人們強打起精神,苦苦等待政府能有改善水質的具體作為。

潘加尼鎮官方的水利工程師Mohamed Hamis說,海水已進入河流上游10公里處,讓官方設備難以供應淡水,尤其是漲潮的時候。有關當局現在只在退潮的時候打水,並打算將幫浦往更上游移動。政府鼓勵沿海社區往內陸飲用水污染情況較輕微的地區遷移,但許多居民表示他們沒有錢也沒有交通工具可以搬遷。

「很無奈,許多居民喝著鹽份超標的水,我們卻無法要他們不要喝。」對於政府打算提高飲用水含鹽量許可標準到超過國際上的標準,Hamis表示不滿。坦尚尼亞食品營養中心營養師Sabas Kimboka說,長期飲用鹹水不利健康,因為鹽份讓身體脫水,「目前沒有海水的安全飲用量標準,海水鹽份讓人體脫水,需要喝下更多的淡水,而你沒有這麼多淡水可以喝。」

【參考資料】

- IPS(2013年10月22日),Tanzania’s Coastal Communities Forced to Drink Seawater

 




農友毒鳥誤觸野保法 非戰之罪? (click)

資料來源: http://e-info.org.tw/node/56238

推廣友善環境的鳥害防治 農友需更多資源

本報2010年6月10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農田鳥害是農民頭痛的問題之一,然而,撲殺鳥類並不能解決問題。近日,台中縣大雅鄉林姓農民即為了保護收成而稻穀浸毒殺百餘鳥,誤觸野生動物保育法。面對農田鳥害,各地農友都發展出地方知識,而非侵入性的防治方法,為其共識。阿罩霧文化基金會專案總執行孫崇傑即建議,農友可加入當地的農友組織,經驗交流取得解決策略。

大雅鄉林姓農民農地上,遍地鳥屍,怵目驚心。林姓農民表示,鳥害影響收成,不知毒鳥會觸犯法律。

類似的事件也造成去年官田水雉大量死亡。水雉保育區周邊的農田,農民為了解決鳥害,以毒穀遍灑農地,啄食的鳥類包括花費千萬,得國際保育組織口碑的保育成果水雉。

毒鳥的事件是否很普遍?記者電訪農友,表示這種情形很多。記者又電訪台中縣農業改良所農民服務專線,轉介到水稻組,呂姓助理研究員表示毒鳥是(解決鳥害)「其中一種」方法,對於農民遭遇鳥害問題,試過各種方法還是無效,農改所會怎麼做?呂姓助理研究員表示沒有接過這類案件,建議找「防疫局」。

農民毒鳥是普遍現象,卻不知道觸犯法令;而遇到鳥害問題,又無可諮詢對象,顯示欠缺資源。

除了農田鳥害,農漁民與動物的恩怨,還有鳥類入侵漁塭、獼猴入侵果園等,都屬類似的情境。

長期關注鳥類議題的關渡自然公園處長何一先表示,鳥害防制應發展非侵入性、不傷害生命的解決方法,而非撲殺鳥類,政府農業部門缺乏現場經驗,能提供的協助有限。但仍應將之視為專案,如日本就有「鳥害防治研究所」,協助農民發展好的解決策略。

何一先表示,麻雀會啄食田邊的昆蟲,預防蟲害,但農民往往只看到收成時的農業損失,忽略了農穫之前鳥類發揮的功能。何一先說,以關渡的作法,稻田收成會留到米給鳥類啄食。這種作法或太理想化,但是他們仍不斷教育農民,鳥類幫忙吃蟲,收成時留些稻穀給鳥吃無傷大雅。

到底能鳥類啄食多少收成?目前台灣欠缺這類的研究,何一先認為「應以科學的方式觀察紀錄稻米從結穗到成為稻榖之前每個階段鳥類啄食的數量,並與鳥類吃掉的蟲數比較,這樣才能知道鳥類的貢獻有多大」。以關渡自然公園的紀錄,在完全不驅趕鳥的情形下,影響收成約4-5分之1,趕鳥則降為10分之1。

孫崇傑也以生態自然農法耕種農田,對於來田裡的鳥類,未刻意驅趕,頂多在田中放置到稻草人,久而久之,稻草人成了鳥類棲息為伴的朋友。他曾就鳥害問題請教花蓮農友,農友分享以懸掛繩子的方式可達到驅趕的效果,因為鳥類基於經驗對於網子有疑慮,因此看到許多黑色的線不會飛下來停靠。

鳥害防治的解決對策考驗著各地的農友,孫崇傑說,花蓮、台南、高雄各地的農友都依據當地不同的地理、氣候條件,發展出各種驅鳥的方式。他建議農友多參與一些同儕團體,通常都能得到相關資訊以及經驗交流。

對於農民毒鳥觸犯野保法,他很感慨的說,慣行農法多以農藥、殺害造成農損的動物(如鳥類、老鼠、獼猴)來解決問題;孫崇傑說「鳥類死亡能見度高,其實農田裡蚯蚓、福壽螺也常因附近慣行農法所使用的農藥而死亡,看在眼裡也覺得不捨。」在他眼裡,每個生命在大自然中都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都應得到同等的尊重。

 




全國NGO河川會議:治水在國土規畫 (click)

資料來源: http://e-info.org.tw/node/94473

「環境報導」本報2013年10月22日台北訊,朱淑娟報導

第八屆NGO河川會議20日在彰化基督教醫院舉行,官方、民間看法一致,都認為唯有落實「國土規畫」,才能找到水資源的長治久安。

不過實際情況是政府單位有太多妥協、民間監督力量也不夠,導致經常進兩步、退三步,離目標漸行漸遠。未來唯有修補各自不足,才能朝向共同目標前進。



全國NGO河川會議。



現況:國土破碎、水資源困乏

先來談有共識的部分。內政部長李鴻源以「國土規畫與河川治理」為題分析,台灣是「多雨的缺水國」,河川是別人的100倍陡,一滴水從石門水庫下來6小時就出海,老天每年給台灣900億噸水,但卻留不住。

此外他提到國土及水庫集水區超限利用的問題,以南投縣清境為例,營建署調查有九成非法使用,土質鬆動,人為汙染、土砂沖刷入萬大水庫,目前水庫淤積已到了「不可能清淤」的地步,也就是幾乎已經沒有供水能力。

不只萬大水庫,他提到許多水庫淤積已達三分之一,多數水庫沒有排砂設計,所有可以蓋水庫的壩址差不多都用完了,「如果未來台灣水庫容量只剩一半要怎麼辦?」另外台灣目前地層下陷範圍有1000平方公里,淹水問題、水汙染問題、灌排不分離,工廠把廢水排入灌溉渠道導致農田汙染的問題,該如何解決?

水資源可能不足是一個問題,洪水帶來的災難又是另一個問題。李鴻源提到,台灣是個多地震地區,類似九二一造成南投石岡壩毀壩的災情絕對會再發生,今年發生在南投規模六的地震如發生在台北市,「至少要打掉4000棟房子」。



完美方案 就缺去做

李鴻源提出的方案之一是做「地理資訊系統」、「災害潛勢圖」、「國土承載力」評估,把國土情況調查清楚,得知什麼地方能住多少人、科學園區或工業區應該蓋在那些地方、開闢道路應避開那些敏感區等等。未來內政部的區域計畫、都市計畫等審議委員會,如發現某單位提出的開發落在不適宜地方,或科園園區、工業區未飽和卻又要新設時,就會否決新開發案申請。

他也提到用都市設計概念來解決水的問題,使用「低衝擊開發」,都市不一定都做下水道,也可以多做公園、綠地、透水停車場、滯洪池,朝「海綿型都市」方向努力,在《國土計畫法》未通過前,《全國區域計畫》已納入這些精神。

李鴻源提出的方案聽起來很有道理,如果能落實,相信一定可以朝國土長治久安之路邁進。但實際情況是,官僚體制保守、受到外力拉扯、無法或不願堅持己見,這些看來接近完美的方案不但無法落實,經常卻是往反方向前進。



環團、學者提質疑

以10月17日內政部公告的《全國區域計畫》為例,這本《准國土計畫法》,開放了部分水庫集水區有條件開發。農委會水保局更大幅解禁八成水庫集水區不必畫為特定水保區,可以開發。環保署也簡化水庫集水區的環評開發規定,有些連環評都免了,請問政府是這樣在解決台灣水庫淤積問題的嗎?

另外,《全國區域計畫》將過去「活動斷層兩側一定範圍」的「限制發展地區」降級為「第二級環境敏感地區,可以開發。如果讓活動斷層兩側一定範圍可以蓋房子,那李鴻源剛剛提到「規模六的地震如發生在台北市要倒4000棟房子」的估計,未來要倒的可能就不只4000棟。

而《全國區域計畫》大幅授權地方自治,關於清境超限利用、導致萬大水庫已接近廢庫的問題要如何解決?南投縣政府不但不處理,而且在日前還向環保署提出「清境風景特定區計畫」政策環評,就地合法。請問政府是這樣在處理超限利用?

還有緊鄰農田的工廠灌、排不分離導致灌溉水汙染問題,《全國區域計畫》提出,「輔導非法工廠就地合法,還可要求變更成工業區。未達工業區規模,可檢討變更成一般農業區的丁種建築用地」。未來只怕農田汙染會愈來愈嚴重。

另外類似苗栗縣政府假借「竹南科學園區飽和」開發大埔區段徵收的事,這種明白的謊言,卻可以在內政部連過三通,通過區域計畫委員會、都市計畫委員會、土地徵收委員會。對此,內政部能做的不就是立刻提出檢討報告?

要說官員都沒做事並不公平,目標實現也可以慢慢來,但如果官員總是處在「很多事我們不能講、也做不了,好政策不一定能落實」的無奈狀態,人民該如何期待未來?

李鴻源提到政府要改變思維,我們要建議的是,第一件要做的,不就是上頭的單位,從行政院、經建會、經濟部等單位,讓事務官拋開無謂糾纏,做真正專業的事。



治水要改變思維 錢都花到那裏去

關於下階段治水,經濟部水利署署長楊偉甫提到,未來要改變思維,不是緊急解決淹水問題,而是從河川排水去解決,水流到排水道已經是最末端了,不管多大的設施,超過容量就會泛濫,就像高速公路一到年節就塞車一樣。

因此下一階段治水他要推動「出流管制」,各相關單位要做「洪水分擔」設施,水進入河川排水道前要有其他設施把水分擔掉,才不會超過負荷量,例如,公園、綠地、學校運動場、以及其他地區都應具備滯洪空間。

楊偉甫分析,今年每一場颱風發生時雨量最大的地區,沒有一場低於100毫米,台北市下水道的保護標準78.8年,高雄、台南也差不多 。過去講100年洪水頻率,但如果一年發生10次100年,就不叫做100年防洪頻率。

他提到,東京都下道設計50毫米,城市過度開發已找不到空間裝水,所以東京在河川下做了巨大的地下蓄水池,「我們不希望台北變東京這樣」。

不過,八年1160億預算今年底執行結束,在編列新的六年600億治水後續預算前,水利署應該先交代這些錢都花到哪裏、有什麼成效,把原應用於「總合治水」的錢變成大家有糖吃的「分配型預算」是否合理,會不會實際變成地方跟民代綁樁的錢,這樣的話距離治水目標又有多遠?



水資源管理的知易行難

水資源的合理運用也是知易行難。楊偉甫也不否認,往往國家推動重大政策時,都是政策決定後再請水利署找水、決定地點後再來解決水患問題,所以就發生科學園區蓋在沒水、或應盡量減少廢水汙染的地區。

或是像南部科學園區預定地,早期就是台南市最容易淹水的地區,水利署的任務就是找水、解決水患。然而一開始就選錯地點的建設,最後不一直做工程不然要靠什麼?所以南科才會有滯洪設施、控制水患設施等等。

楊偉甫提到,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發生與農業搶水爭議時,水利署跟中科表示無法滿足中科要的水量,後來方案減到水利署能供給的量。而中科為什麼會接受比較少的水量,說穿了就是根本沒什麼廠商進駐,用不到那麼多水。

另外會中包括生態學會顧問張豐年、環球科技大學助理教授張子見、靜宜大學生態系教授楊國禎、彰化醫療界聯盟總幹事林世賢、立委田秋堇、高雄市綠色協會理事長魯台營都提到,集集攔河堰供給六輕用水的公平正義,而且阻斷地下水、加重地層下陷、且可能是造成風吹砂的主因,主張未來應拆堰。

對此楊偉甫回應,集集攔河堰的確有改善空間,例如現在是高出地面的堰壩,如果與地面齊平,閘門打開水流出去後砂石不會流掉。未來希望攔河堰做局部改善,如果有效就有機會不用拆壩。至於六輕,他認為六輕應考慮自籌用水,而他相信「六輕絕對有能力做海水淡化」自給自足。

另外他強調,水土做不好,水庫排砂是一大問題。台灣水庫都已是阿公級的老舊水庫,如何延長使用壽命,「集水區保護才是最重要的問題」。

環保署長沈世宏另在會中說明未來養豬廢水的汙染解決方案。

公民參與應落實專業監督

此外,包括官方、民間都提到水資源管理公民參與的重要,但我們要提醒的是,水資源是相當專業的知識,所謂參與不只是開開河川會議,或是參與官方的計畫。如果不能做到專業監督,就無法對官方形成壓力進而做出改變,這樣距離真正的公民參與,就會愈行愈遠,失去了意義。

※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環境報導」http://shuchuan7.blogspot.tw

 




氣候變遷調適,法院可以做什麼? (click)

資料來源: http://e-info.org.tw/node/94291

作者:林春元(台灣大學法律學院 環境永續政策與法律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彰化的相思寮,是個有百年歷史的農村,保存了傳統的竹篙厝與完整的三合院聚落。20多戶人家居住其中,靠著農業耕作為生,與土地相依相存。2008年6月,友達光電為了擴廠向政府索地,中科管理局因此選定二林台糖農地,量身打造中科四期。2009年10月,中科四期的開發案通過,附近相思寮共631公頃房子和農地面臨被徵收的命運。

中科四期引起的眾多法律爭議,相思寮的土地徵收只是之一。或許很少人注意到的是,許多學者、環團與居民反對中科四期,除牽涉強制徵收外,更因「這裡是台灣的糧倉,為何坐落高污染產業?」例如,彰化環保聯盟總幹事施月英就曾在報導中表示,彰化一帶農地在氣候變遷下更具有調適、滯洪的重要性;中科四期一旦開發,滿是綠意的農田全變成水泥,加上需水量大、加重原已嚴重地層下陷的二林鎮的負擔,一旦極端氣候災害發生在彰化,後果不堪設想。

迫於無奈的農民在抗爭無效之後,提起行政訴訟,以內政部為被告,要求法院撤銷開發和徵收的處分。國科會中科管理局雖然不是被告,卻因為和中科四期園區的開發有重要利益,而成為訴訟參加人[1]。

在訴訟中,原告主張中科四期的開發許可決定,違反諸多法律,包括農業發展條例21條與區域計畫法第15條之2第1項第1~4款的規定,應予以撤銷。其中,原告特別指出,依據區域計畫法第15條之2 第1 項第1款之規定,開發許可必須是基於對國土利用之適當與合理,而二林地區的開發許可決定,漏未考量原有彰濱工業區閒置情形以及近年來地球暖化與台灣糧食自給率大幅減少的情形,就開發優良農地,是屬於對國土不適當且不合理的利用。

內政部反駁,是否有開發新園區之必要與糧食自給率下降等問題,根本不是內政部權責範圍,也與開發許可的合法性審查無關。參加人國科會中科管理局則主張園區用地的遴選,是基於多個機關審慎考量的結果,屬於「政策問題」,不是法院審查行政處分是否違法時應該考慮的問題。

法院看見氣候變遷

面對中科四期在二林園區的土地徵收爭議,法院必須決定是否接手用地遴選的「政策問題」,還必須檢視開發決定是否是國土的適當而合理利用。問題是,法院是否應該接手這樣的「政策問題」,又是否具備處理的能力?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後來做成99年訴字第1856號判決,不僅沒有迴避此一議題,甚至還主動地帶入了氣候變遷調適,而調整既有規範的解釋,做成台灣史上第一個原告勝訴的氣候變遷訴訟。

關於區域計畫法第15條之2第1項第1款「於國土利用係屬適當而合理」,應該如何認定,法院向來尊重行政與立法機關的意見,只要開發決定有合理目的,往往都會被認為是適當而合理的土地利用。然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在本案檢視開發利用是否合理適當時,將農田徵收的議題鑲嵌在氣候變遷的糧食安全疑慮中,改變了以往對區域計畫法中「適當而合理」國土利用的解釋。

法院先考量到我國糧食安全與永續發展,認為大面積耕地之開發案,必須真的有必要才能許可。有趣的是,法院將糧食安全的考量連結到全球氣候暖化的現象,判決中指出「全球暖化氣候極度異常,造成糧食生產大減,能源價格上漲及生物燃料生產擴大等因素」,使得糧食安全的問題更為急迫。尤其台灣人口持續增長之時,耕地總面積與糧食自給率卻逐年下降,於開發決定做成當年僅剩下31.9%的糧食自給率。因此,行政機關的開發決定必須考量農業用地與糧食安全,才足以構成「適當」、「合理」。

法院指出相思寮被徵收的土地,是台灣多項蔬果的重要產地,屬於農委會劃定的「重要農業生產地區」。徵收大量重要農業生產地區耕地,來換取非必要的科學園區,「違反國土有效利用及國家資源合理配置之原則,更進一步惡化我國之糧食安全與永續發展」是不適當且不合理的國土利用。

法院進一步延伸,認為撤銷不當利用國土的開發許可決定,是維護公益的正當決定。即使撤銷原處分會造成投資的損害,但「與國土利用及國家資源之嚴重浪費、惡化我國之糧食安全與永續發展、違反法治原則及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因缺乏長期水源而減損其使用效益等重大公益損害相較」,顯得微不足道。因此撤銷違法之原處分,是保全重大公益的決定。

調適主流化的法律解釋

要求法院回應氣候變遷議題的訴訟不止發生在台灣,在許多其他的國家都已經有先例。然而,大多數的案件法院都予以駁回。一方面因為具有高度的不確定,氣候變遷的法律主張,從當事人是否具有訴訟資格、損害的範圍界定、過失的認定,以及因果關係的證明上,經常遭遇困難;另一方面,氣候變遷的議題還因為涉及廣泛複雜利益且具有跨國性,往往有高度政治爭議,卻又同時欠缺規範與前例作為裁決基礎。法院在氣候變遷議題的處理上,多半被認為「不適合」且「無能力」。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99年訴字第1856號判決,展現了法院調適氣候變遷的可能性。法院主動地帶入氣候變遷的視角,強化了糧食安全與農地保護的重要性,從而使得原本區域計畫法一個簡單的「於國土利用係屬適當而合理」的規定有了新的內涵與範圍。法院沒有自行創造法律,而是看到氣候變遷的發展,必須填充、改變法律概念的解釋。面對氣候變遷,法院不一定要越俎代庖進行政策立法,也不是只能迴避推託。在個案法律解釋中,引入氣候變遷的考量重新詮釋法律規定,進行調適主流化的法律解釋,法院也可以好好地回應氣候變遷調適!

[1] 行政訴訟參加人是指訴訟中為保護自己或他人的合法權益而參加訴訟的當事人和與當事人訴訟地位相似的人。

 




國際公約定2020年淘汰汞 涵蓋電子、美妝產品 (click)

資料來源: http://tw.news.yahoo.com/%E5%9C%8B%E9%9A%9B%E5%85%AC%E7%B4%84%E5%AE%9A2020%E5%B9%B4%E6%B7%98%E6%B1%B0%E6%B1%9E-%E6%B6%B5%E8%93%8B%E9%9B%BB%E5%AD%90-%E7%BE%8E%E5%A6%9D%E7%94%A2%E5%93%81-040151722.html



環境資訊中心作者: CLiao | 環境資訊中心 – 2013年10月14日 下午12:01

本報2013年10月12日台北訊,廖靜蕙、彭瑞祥報導

聯合國前(10日)在日本熊本市簽署《水俁公約》國際條約,140多個國家同意以法律公約,規定控制與減少汞在一系列產品、生產過程和行業中使用,包括以下產品將在2020年以前逐步淘汰使用汞,應改用無汞的替代品:

- 水銀電池,但植入式醫療器材所需的鈕扣型電池除外。

- 電源開關和繼電器。

- 某些螺旋式螢光燈(CFL)。

- 冷陰極燈管(CCFL,多數液晶螢幕所採用的背光源)與外部電極冷陰極管(EEFL,更高亮度、高效能及長壽命的背光源)所使用的汞。

- 為了「美白」而使用汞的香皂與保養品。

- 含汞的醫療器材如溫度計、血壓計。

另外,《水俁公約》也將限制工業活動產生的汞排放,如燃煤火力電廠、工業鍋爐、焚化爐與水泥熟料設備。 水俁病 汞中毒代名詞

日本水俁(ㄩˇ)市於1950年代發生了全世界最嚴重的汞中毒事件。《水俁公約》是回應日益嚴重的汞排放帶來的環境汙染,由於採礦增多和對化石燃料的日益依賴,有毒金屬汞已經越來越多地進入自然環境。



汞及其化合物人體造成嚴重危害,包括對大腦和神經系統的損害。汞對人體神經系統的影響,正是《愛麗絲夢遊仙境》中瘋帽匠的雛型,早期製帽工人使用液體汞加固帽沿、從而吸入了有毒煙霧。

其他潛在影響還包括:甲狀腺和肝臟功能受損、易怒、顫抖、視力模糊、記憶力減退和心血管問題。

9日所舉辦的「水俣公約外交會議」(Diplomatic Conference for the Minamata Convention on Mercury),開幕式邀請受害者緒方正實先生,以講故事的方式說明水俣病多年來帶給病患及家屬的折磨與苦痛的親身經歷,呼籲國際社會重視汞對全球環境與人類健康帶來的負面影響,並立即採取行動。

本次水俣公約外交會議經各國決議通過,公約內容包含35條公約條文以及5個附件,將從開採、使用、出口與進口等行為進行限制,以達成減少全球汞排放,保護人類健康和環境。 汞來源:採金礦、燃煤電廠

根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資料顯示,2010年因人類的活動所產生的全球汞排放量約為1,960噸,其中汞排放的最大來源是小規模金礦開採,占全球排放的37%;其次由燃燒化石燃料所產生,例如燃煤的火力發電廠,佔25%;全球人體內幾乎都可發現汞的蹤跡(trace mercury)。

在公約條文中含汞產品、使用汞或汞化合物的生產製程、手工和小規模採金業、汞及其化合物的大氣排放點源、汞廢棄物及污染場址等均為管制重點。公約規定2020年將體溫計、血壓計、電池、液晶螢幕背光燈管等製品,以無汞的材料取代,並且不得製造、進口和出口含汞製品。

目前已超過50國簽署公約,可望於90天後正式生效,預計3年內(2016年前)即可召開聯合國第一屆水俣公約締約方大會。

環保署表示,我國汞管制作為已與先進國家並駕齊驅,從2008年7月1日即已限制水銀體溫計不得販售給一般民眾或者非醫療機構,2011年7月1日開始,全面禁止販售。

【相關文章】

- 聯合國2013汞評估報告對台灣的啟示

- 全球合作遏制汞排放 2009開啟會談

【延伸閱讀】

- 水俁病(維基百科)

- 汞問題水俁公約(聯合國)

- 公約全文下載(英)

 




六輕四期4.10 環評書「寫錯」補件再審 (click)

資料來源: http://teia.e-info.org.tw/e-info/2631

「環境報導」2013年10月11日台北訊,朱淑娟報導

環保署9日審查台塑六輕四期4.10擴廠計畫,由日商出光石油公司投資HHCR廠(氫化石油樹脂),但由於環保團體提出環評書中多處錯誤、且六輕揮發性有機物(VOCs)、健康風險尚未釐清,台塑公司也坦承的確有些地方「寫錯」,環評小組主席、台大農化系特聘教授陳尊賢裁示補件再審。

同時要求下次審查前,應逐項表列實質減量承諾,減量來源、查核、驗證方式。並要求雲林縣環保局、環保署空保處及督察總隊,逐一確認實質減量承諾。

環保團體指六輕切割環評,且汙染排放、風險評估未釐清卻繼續送審,頒給六輕「臉皮最厚企業」

經濟部:投資符合石化高值化

9日當天,日商出光公司多位代表到場,環保團體為了讓日商了解六輕汙染情形,自請日文翻譯。彰化醫療界聯盟顧問楊澤民表示,六輕汙染排放造成的空氣汙染已相當嚴重,尤其 VOCs排放量未釐清、也涉及多起短報空汙費事件。他警告業者,環保團體已向檢調檢舉,未來六輕有可能面臨停工,投資將有風險。

HHCR廠最大產能每年4.38萬噸,八成外銷。經濟部表示,這項投資符合利用國內未充分利用原料政策,附加價值高,符合石化高值化定義予以支持。

HHCR廠每年排放VOCs 25.57噸,抵減方式是,將現有台塑化公司輕油裂解廠14座固定頂槽改為浮頂槽,就可減掉28.29噸,因此投資並不會增加汙染。

但問題就出在這裏。彰化環盟吳麗慧說,雲林縣環保局已查核六輕總計有3352座儲槽,其中300多座沒有建照,儲槽排放都算不清,如何做為抵減依據?

環團:環評書記載有誤 台塑:會改過來

此外,2010年六輕五期擴廠環評審查結論進入二階,但六輕卻切割環評4.6、4.7、4.8、4.9、4.10擴建案陸續送進來。因為切割處理,導致每次擴廠規模都未達到10%應重做環評的標準,只需提環評差異分析,環評信譽掃地。

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提到,環評會如能早點釐清六輕汙染排放、健康風險,就不需要大家在這邊吵。依環保署測站,每個月苯最高濃度超過2ppb,但環保署、雲林縣環保局至今算不清楚,有這麼難算嗎?

她另指證,出光公司的環評書有偽造文書之嫌,環評書記載六輕儲槽今年5月排放量114噸,9月卻變成26噸,前後相差四倍,明顯錯誤。另外,塑化輕油廠儲槽平均儲存溫度只有22.8度,六輕在夏天的儲槽只有22.8度嗎?

「六輕給我們的數據都有問題,錯的資料如何審查?」她要求在釐清以上疑問前,環評會不能再審查任何六輕擴廠案。

台塑六輕安衛處副組長翁明哲則坦承,環評書的資料的確有問題,5月分是年排放量,但寫成季排放量,剛好差四倍,「我們會調過來」。另外有關儲槽的VOCs計算日後會配合雲林縣政府辦理。至於塑化輕油廠儲槽平均儲存溫度22.8度是參考環保署公告雲林縣的平均溫度,計算空汙費也是依這個標準。



※ 轉載自作者獨立媒體 http://shuchuan7.blogspot.tw

新聞連結

http://e-info.org.tw/node/94261

 




海洋生物誤食塑膠垃圾或纏死 近十年增四成 (click)

資料來源: http://tw.news.yahoo.com/%E6%B5%B7%E6%B4%8B%E7%94%9F%E7%89%A9%E8%AA%A4%E9%A3%9F%E5%A1%91%E8%86%A0%E5%9E%83%E5%9C%BE%E6%88%96%E7%BA%8F%E6%AD%BB-%E8%BF%91%E5%8D%81%E5%B9%B4%E5%A2%9E%E5%9B%9B%E6%88%90-014349890.html

環境資訊中心作者: 鄒敏惠 | 環境資訊中心 – 2013年10月9日 上午9:43

作者:Richard Thompson博士(普利茅斯大學海洋科學與工程學院);林可麗編譯;林育朱審校

本文出自海洋健康指標組織Ocean Health Index,該組織致力於使用多種指標評估許多區域、國家的海洋健康狀況,其中包含:海岸保護、觀光與休閒及漁業資源等許多面相,希望可以使大眾及各國政府更加重視海岸/海洋管理問題及相關政策的制定。

儘管塑膠垃圾毫不起眼,但它破壞了漁業與觀光業,殺害並且傷害廣大的海洋生命,可能成為運送化學有害物質及入侵種的介質,並且對人體健康造成威脅(10)。

根據最近我與Sarah Gall及Duncan Bury合著的生物多樣性公約報告指出,過去10年來,海洋生物遭海洋垃圾而纏繞致死與誤食致死的情況上升了四成。在我們所檢視的280篇論文報告中,有超過一半的報告記錄到生物纏繞與誤食的情形,遭受衝擊的生物數量共計有46,000隻之多,共計有663種生物。

誤食海洋廢棄物與被纏繞都可能致命,並且也可能引發一系列的亞致死效應(Sub-lethal consequences),像是降低一些生存必備能力,如捕捉與消化食物能力、感覺飢餓的能力、逃離掠食者的能力、生殖能力,以及削弱身體狀況及損害行動能力(3)。而攝食方面,因為吞食微塑膠,可能成為傳播有害化學物質的途徑(11),特別引起關注。



塑膠垃圾──最致命元兇

塑膠物品一直以來佔全球海洋廢棄物材料主要分類的大宗(1)。上圖是聯合國奧斯陸巴黎公約委員會資料。下方的長條圖顯示出最常見物件的總數量,折線圖則顯示了個別海灘年平均的95%信賴區間誤差線。

目前已受海洋垃圾纏裹與誤食海洋垃圾影響衝擊的物種包括,所有已知的海龜種類,一半的海洋哺乳類物種,以及1/5海鳥種類。發生衝擊的頻率根據垃圾的種類不同而異,但是超過8成的衝擊都與塑膠廢棄物有關,而紙類、玻璃與金屬總共加起來還不到2%。大約有15%受纏裹與誤食影響的物種都名列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瀕危物種紅皮書中(3)。

對某些物種而言,絕大部份的個體似乎都有誤食塑膠的情形。舉例來說,約有一半的北方海燕胃裡含有超過0.1公克的塑膠(13);在英吉利海峽採樣到的重要經濟魚種(牙鱈(whiting)、藍鱈(Blue whiting)、竹筴魚(Atlantic horse mackerel)、三棘魚(poor cod)、魴魚(John Dory)、紅娘魚(Red Gurnard)、莫氏達鰭魚銜(Dragonet),彩虹鱒(Redband Fish)、小鰨(Solenette)、厚背鰨魚(Thick-Back Sole),有36%的個體吞食塑膠(5);在挪威,他們也在83%的龍蝦個體──也稱為小龍蝦,同樣是蘇格蘭重要經濟魚種──發現塑膠細絲。 海廢問題並非無解!

海洋廢棄物的問題已是國際間所廣知的,但是海洋廢棄物的問題通常只當作獨立事件看待。我認為若同時尋求解決保育棲地、生物多樣性與漁業、減少我們對非再生能源的依賴及限制全球碳排放與降低廢棄物數量等面向的問題,則在解決海洋廢棄物問題上可以有很多整合的機會(8)。上述許多挑戰都在海洋健康指數組織(Ocean Health Index)的評分考量之中,如生物多樣性與沿岸經濟生計之間的互動會影響整體評分結果。

然而,我堅信當今海洋廢棄物議題與其他海洋面臨的挑戰還是有所差別。舉例來說,攫取資源對人類有益,但是會傷害魚類資源量與造成棲地破壞。相同地,我們從燃燒石化燃料受益,但是過程中的碳排會影響氣候與其他層面;我們從開發海岸土地中受益,但是可能會對野生物的棲地、海岸保護與其它自然資源造成傷害。

海洋廢棄物的情況與上述略有不同。社會普遍受益於使用塑膠,包括:包裝食物、飲料與其他產品;為汽車、飛機打造堅固耐用又輕盈的零件,大大節省耗油量;醫療器材與醫療補給品。在上述所有的案例中,塑膠對社會的益處與海洋中廢棄物的累積並沒有直接關聯性!我們可以除去廢棄物而絲毫不會影響塑膠對社會的益處。這樣做不但符合人類福祉,也在我們的能力範圍內。在商業與海洋管理面,這絕對是我們可以改進的領域,如此一來也對海洋生物有益。 尋求解決之道

現今對解決海洋廢棄物問題的最佳實務落實與意識提升,主要專注在管末解決方案。然而,導致廢棄物從陸地進入海洋的一項重大根本原因──相較之下經常受到忽略──那就是不永續的生產與消費形態,包括:國際間產品的生產與行銷、未適當考量環境影響或在販售地點能否回收、廢棄物管理設施不足及不當丟棄廢棄物。

通常塑膠的生產、全球消耗與產品丟棄有地理區域上的不同。塑膠通常在相對發展程度較高的經濟體生產,經過在全球的消費與消耗循環後,丟棄到缺乏大規模回收能力或清理塑膠的遙遠國家。從塑膠生命週期的角度而言,目前大部份塑膠從生產製造,通常經歷很短的使用壽命,就到達終端的廢棄。塑膠垃圾的生命週期是一條單行道,導致垃圾減量障礙重重,但同時也為海洋廢棄物問題的解決提供了契機(8)。 邁向未來



最近我和同事Bruce Labelle, Hindrik Bouwman以及Lev Neretin一同審視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的科學顧問小組報告(STAP, Scientific and Technical Advisory Panel),這份報告提議,對可能成為海洋廢棄物的物品,從消費者與使用者的需求與觀點,還有可能遭受影響的國家與區域,採用區域性的方法研擬解決方案。可以經由與產業、政府、消費者合作及對話找出解決方案,並且應考量5R作為各區域的通則:減量(Reduce)、重複使用(Reuse)、再生(Recycle)、重新設計產品或流程(Redesign)及生態復原(Recover)。

可行的方案應涵蓋整個供應價值鏈或個別供應端,並對產品完整的生命週期與延伸生產者責任進行評估。為了減少廢棄物的規模,我們需要將生產與使用的材料數量最小化,我們必須:

- 用最少的必要材料設計產品(例如:包裝減量)

- 設計與選擇產品的延伸用途(例如:用可重複利用的袋子購物,不要用一次性塑膠包裝產品,這個直覺動作應該要像下雨就穿上雨衣一般自然)

- 設計使用後可回收的產品

- 透過認證的廢棄物管理方法處理廢棄物,最好是以資源再生的方式(10)

雖然這些原則一點也不新,我非常樂見這些原則最終獲得應有的政策關注,例如:歐洲資源豐裕宣言。一言以蔽之,若我們用更聰明的方法作業,我們將能保留塑膠所帶來的益處,且能完全或大量消除塑膠垃圾產生的衝擊。

※ 本文由海洋健康指標組織(Ocean Health Index)同意轉載,原文刊登於:http://www.oceanhealthindex.org/News/Death_By_Plastic



【參考資料】

- Barnes, D. K. A., Galgani, F., Thompson, R. C. & Barlaz, M. 2009 Accumulation and fragmentation of plastic debris in global environments.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1985-1998.

- Browne, M. A., Crump, P., Niven, S. J., Teuten, E., Tonkin, A., Galloway, T. & Thompson, R. 2011 Accumulation of Microplastic on Shorelines Woldwide: Sources and Sinks. 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45, 9175-9179.

- GEF. 2012 Secretariat of the 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 and Scientific and Technical Advisory Panel GEF, Impacts of Marine Debris on Biodiversity: Current status and Potential Solutions, vol. 67, pp. 61. Montreal. Available at: http://www.stapgef.org/stap/wp-content/uploads/2013/05/STAP-CBD-TS67-Deb...

- Laist, D. W. 1997 Impacts of marine debris: entanglement of marine life in marine debris including a comprehensive list of species with entanglement and ingestion records. In Marine Debris: sources, impacts and solutions (ed. J. M. Coe & B. D. Rogers), pp. 99-141. Berlin: Springer.

- Lusher, A. L., McHugh, M. & Thompson, R. C. 2012 Occurrence of microplastics in the gastrointestinal tract of pelagic and demersal fish from the English Channel. 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67, 94-99.

Mauger, G. 2002. Marine debris obstructing stomach of a young Minke whale stranded in Normandy,France. Poster presented to American Cetacean Society, 8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The Culture of Whales. The Animals, SPAR People, The Connections.” October 4-6, 2002, Seattle, Washington http://www.morsbags.com/PosterSeattle2002.pdf

- Murray, F. & Cowie, P. R. 2011 Plastic contamination in the decapod crustacean Nephrops norvegicus (Linnaeus, 1758). 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62, 1207-1217.

OSPAR Commission. 2007. OSPAR Pilot Project on Monitoring Marine Beach Litter. Monitoring of marine litter in the OSPAR region. Available at: http://qsr2010.ospar.org/media/assessments/p00306_Litter_Report.pdf

- OSPAR Commission. 2009. Marine Litter in the Northeast Atlantic Region: Assessment and priorities for response. R.L.Lozano and J. Mouat, KIMO International, Regional Consultants, February 2009. Available at: http://qsr2010.ospar.org/media/assessments/p00386_Marine_Litter_in_the_North-East_Atlantic_with_addendum.pdf

- STAP. 2011 Marine Debris as a Global Environmental Problem: Introducing a solutions based framework focused on plastic. In A STAP Information Document. , pp. 40. Washington, DC: Global Environment Facility.

- Teuten, E. L., Rowland, S. J., Galloway, T. S. & Thompson, R. C. 2007 Potential for plastics to transport hydrophobic contaminants.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41, 7759-7764.

- Thompson, R. C., Moore, C., vom Saal, F. S. & Swan, S. H. 2009 Plastics, the environment and human health.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364, 1969-2166.

- Thompson, R. C., Olsen, Y., Mitchell, R. P., Davis, A., Rowland, S. J., John, A. W. G., McGonigle, D. & Russell, A. E. 2004 Lost at sea: Where is all the plastic? Science 304, 838-838.

- UNEP-OSPAR, undated.Marine Litter: Preventing a Sea of Plastic. Leaflet available at http://www.ospar.org/html_documents/ospar/html/marine_litter_unep_ospar.pdf.

- van Franeker, J. A., Blaize, C., Danielsen, J., Fairclough, K., Gollan, J., Guse, N., Hansen, P. L., Heubeck, M., Jensen, J. K., Le Guillou, G., Olsen, B., Olsen, K. O., Pedersen, J., Stienen, E. W. M. & Turner, D. M. 2011 Monitoring plastic ingestion by the northern fulmar Fulmarus glacialis in the North Sea.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159, 2609-2615.

 




黃色小鴨(Rubber Duck)來台灣!小鴨奇幻的冒險故事:小鴨艦隊漂流記! (click)

資料來源: http://goo.gl/fwG7Zs

2013/07/30 作者:sloanwang

日前在香港造成轟動的巨型鴨,也就是黃色小鴨(Rubber Duck),可愛討喜的樣子讓人看的相當開心,據說小鴨具有治癒人們不開心的能力,讓不快樂的人們變的快樂,加上黃色小鴨(Rubber Duck)可勾起人們兒時的回憶,成為大家搶著想要率先目睹的行為藝術品。

這隻可愛的黃色小鴨(Rubber Duck)將在今年來台灣定居了!但是,您可知道小鴨背後有著什麼驚人的冒險故事嗎?

黃色小鴨的奇幻旅程:環繞世界的小鴨艦隊


小鴨的驚奇冒險

在1992年,一艘從中國出發去往美國華盛頓州的貨船在太平洋上遭遇強烈風暴,船上一個裝滿2萬9千隻黃色塑膠玩具的集裝箱墜入大海,這些玩具包含黃色小鴨、藍色烏龜和綠色青蛙,其中以黃色小鴨為佔最大比率。

其中一批1萬9千隻完成了1萬多公里的太平洋副熱帶環流,抵達漂到印尼、澳大利亞、南美洲和夏威夷等地洋面,科學家分析,這些玩具的漂流速度比洋流中水流速度快了近50%。

另一批大約1萬隻鴨子被甩出了洋流,向北極漂去,漂流到俄羅斯和美國阿拉斯加之間的白令海峽時,【鴨子艦隊】被凍在寒冷的浮冰裡,只能緩慢地向北極方向漂流2千英里。

在海洋上漂流14年、2萬2千英里之後,最終抵達英國海岸。

追鴨族引爆掏金熱!收藏價高達1千英鎊!

據悉,這批鴨子在全球引爆了一場【淘金熱】,一群海洋愛好者自組【追鴨族】,專門監視【鴨子艦隊】的行蹤。

每當【鴨子艦隊】即將抵達某個海岸時,【追鴨族】們就會瘋狂地湧向海灘,爭搶這些著名的鴨子。

當時,從中國進口這批鴨子的美國公司表示,願意以每隻100鎂的價格回收小鴨,但無人理睬,因為在收藏家手中,每隻小鴨的價格已經炒至1千英鎊,是公司開價的近20倍。


原本只是出現在小朋友洗澡的浴缸中的黃色小鴨,在經歷了這段幫助科學家研究海洋洋流的旅程後,又經過藝術家霍夫曼(Hofman)的創作理念:賦予小鴨『帶給人們快樂』的意義,小鴨因此成為了世界上最偉大的行動藝術之代表作。

巨型鴨創作者霍夫曼的靈感來源

橡皮鴨之父霍夫曼(Hofman)鍾情以小朋友角度看世界,將事物放大,傳遞愛與和平的信息。巨鴨的誕生,就是來自孩子們的沖涼鴨。

霍夫曼(Hofman)在柏林取得藝術碩士學位,現年36歲,身高六呎,常以笑面迎人。已育有三名小孩的他,有一天替孩子收拾玩具時,發現了一隻沖涼鴨,他笑說:「在地上看事物,相比站起來看,事物像變小了,確實好不同。」因而得到創作靈感。

黃色小鴨將長期定居台灣基隆港:讓基隆市民重新找回快樂!

巨大化的黃色小鴨(RubberDuck)甚至和郵輪一樣高了,在經歷了香港的展示後,受到了廣大民眾強烈的迴響,甚至有人從國外專程到香港看這隻『帶給人們快樂』的黃色小鴨(RubberDuck)。

現在有個好消息就是台灣將擁有這隻可愛的黃色小鴨(RubberDuck)。霍夫曼(Hofman)與他的家人,將在八月份到台灣和基隆市簽約,黃色小鴨(RubberDuck)將成為基隆市的地標與觀光景點。

黃色小鴨選擇基隆港,背後不為人知的秘密!?

擁有基隆港的基隆市民,將迎接這份2013年最棒的聖誕禮物。

至於為什麼是基隆港?為什麼可以贏過台中港和高雄港呢?

基隆市這座沒落的都市,甚至被評比為比大陸二線城市還落後的雨都為何能夠脫穎而出?

【據說】是因為基隆市政府表示:「基隆市民很不快樂」

而霍夫曼(Hofman)就是衝著這一點,為了小鴨帶給人們快樂的天命,一定要讓基隆市民因為小鴨重新拾起心中遺忘已久的快樂。


在這裡,恭喜基隆市的朋友了。

 




彩粉汙染基隆河?歡樂Color Run不環保 北市環保局要罰 (click)

資料來源: http://www.nownews.com/2013/09/29/327-2991178.htm#ixzz2gnoxxZi3

NOWnews生活中心

2013年9月29日 17:31

呼朋引伴來color 彩色路跑「The Color Run」28日上午在台北大佳河濱公園登場,民眾呼朋引伴來參賽,一起完成繽紛的路跑。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2年9月28日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號稱地球上「最歡樂的5公里路跑」,Color Run彩色路跑28日在台北大佳河濱公園正式開跑,吸引近1萬5000人參加。但由於基隆河被染成紫紅色,北市環保局表示將開罰。

Color Run是一項崇尚健康、快樂、彰顯自我並回報社區的跑步活動,5公里的路程不計時,跑者每1公里都將經過一個彩粉區,從頭到腳都可能被灑上不同的顏色,每個人都會變成色彩繽紛的調色盤,吸引許多民眾報名參加。

Color Run的主辦單位表示,對於參與者的投入樂觀其成,也承諾將來考慮擴大舉辦,希望下次能舉辦更多的場次、釋出更多的名額,來滿足大家的需要。

但Color Run的結局似乎不太環保,據中央社報導,有民眾目擊,主辦單位聘請的工讀生用掃把將可溶於水的彩粉直接掃進基隆河裡,河水瞬間染成紫紅色,不少網友看了大罵「太不環保,活動變調」。

環保局29日表示,昨接獲民眾告發有人把彩粉倒進河中,前往現場發現確有此行為,近日將會依照違反水污染防治法第30條,對主辦單位開罰新台幣3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罰鍰。環保局科長楊維修表示,這類行為一般而言是開罰7萬元。

原文網址: 彩粉汙染基隆河?歡樂Color Run不環保 北市環保局要罰 | 生活新聞 | NOWnews 今日新聞網 http://www.nownews.com/2013/09/29/327-2991178.htm#ixzz2gzzHagXK

 




昇鴻偷排強酸毀紅樹林 被抓包反怨政府「抄家滅族」 (click)

資料來源: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30917/271323.htm

社會中心/新北報導

八里風帆碼頭9月6日出現令人怵目驚心的「陰陽海」,造成保護區內濕地動植物大量死亡,堪稱台灣紅樹林潮間帶史上最嚴重的生態浩劫!新北市環保局16日逮到偷排廢水的元兇昇鴻科技公司,立即勒令停工停業,未料昇鴻負責人反怨政府「抄家滅族」,董事長黃茂達還大言不慚地說:「這又不是什麼大事!」態度惡劣令人搖頭。

新北市府日前接獲檢舉,指有不肖業者排放廢汙水,造成挖仔尾自然保護區內彈塗魚、水筆仔數量銳減。環保局驚覺事態嚴重,派出「陸、海、空」3隊人馬在鄰近區域地毯式清查,經過一個星期不分晝夜的努力,終於找到昇鴻科技偷埋在沙地的排放廢水涵管。

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16日親自帶隊突擊昇鴻科技,面對稽查人員詢問,昇鴻高層還在扯謊,堅持絕無不法情事,甚至以「商業機密」等藉口阻擋記者進入拍攝。但沒過多久,環保局就在工廠後方水溝中,找到以橡皮軟管另接廢水儲存槽的汙染源頭,董事長黃茂達見苗頭不對,趕緊躲進會議室,派總經理謝汎鐸上陣當炮灰。

謝汎鐸拿著手邊資料喊冤,辯稱都是因為酸鹼貯存槽快滿了,不得已只好接管將廢水排入水溝,但只有排放一天,純粹是員工操作不當的偶發事件。謝汎鐸還說,該公司生產電腦外殼,廢水中不含「鐵」,與八里風帆碼頭「陰陽海」成份不符。

但環保局人員從汙染面積研判,昇鴻科技排放污水至少已有2到3個月時間,現場抽測發現廢水pH值達1.67(圖左/新北市環保局提供),濃度可比「鹽酸」,除依水汙染法裁罰20萬至100萬元罰鍰外,侯友宜當場表示,該工廠污染情節重大,環保局將勒令業者停工停業,廢止昇鴻科技的登記證,未來還將追討其不法利益所得,移送地檢署接續偵辦。

一旦登記證被廢止,公司就形同關門大吉,面對如此重罰,謝汎鐸聽了差點傻眼,痛批新北市府不給昇鴻一點辯駁機會,簡直是「抄家滅族」。

原文網址: 昇鴻偷排強酸毀紅樹林 被抓包反怨政府「抄家滅族」 | ETtoday生活新聞 | ETtoday 新聞雲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30917/271323.htm#ixzz2gzyXPFtx

Follow us: @ETtodaynet on Twitter | ETtoday on Facebook

 




【我們的島】梨農怨 (click)

資料來源: http://pnn.pts.org.tw/main/2013/09/24/%E3%80%90%E6%88%91%E5%80%91%E7%9A%84%E5%B3%B6%E3%80%91%E6%A2%A8%E8%BE%B2%E6%80%A8/

2013/09/24
725-3-30

陳佳利 劉志益 陳忠峰 / 採訪報導

8月30日,林務局強制執行收回國有林地,南投縣仁愛鄉榮興村的農民與執法人員激烈衝突。為什麼農民以命相搏?當年響應農業上山政策的農民,從經濟奇蹟到環境公敵,半個世紀之後,他們該往何處去?

「三年了,99年9月3號,軍人節那天砍的。」辛苦大半輩子耕耘的果園與家園,一夕間變成空蕩蕩的山坡地,85歲的馬玉如,有苦難言。

50年代,為了安置榮民,退輔會成立了三座高山農場,輔導榮民種植溫帶果樹,當年,部分榮民以竹林保育員的身分,向林務局租地造林,就地安置。在梨山地區,這樣的榮民,有39位。

隨著中橫開闢完成,政府鼓勵農業上山,當年來到梨山開墾的,還有另一批墾農,他們與榮民一樣,以租地造林的契約,在梨山種植溫帶果樹。林務局東勢林管處處長李炎壽表示,民國58年5月27日,為了有效管理國有林班地,省政府頒布台灣省國有林事業區內,濫墾地清理計畫,把國有林地租給林農,從事造林。墾地種植的果樹,不能再增植或補植。

林務局的租地造林政策,目的是希望與農民合作,逐步把濫墾地回復成森林,但是林木長成至少需要20年,造林無法滿足承租人的經濟需求,所以承租人種植果樹的情形,相當普遍,林務局每九年簽一次約,期滿再續,合約中,蘋果樹、梨樹都算是造林樹種,於是梨山的溫帶水果,開創了一頁經濟奇蹟。 承租人種植果樹的情形,相當普遍,林務局每九年簽一次約,期滿再續,合約中,蘋果樹、梨樹都算是造林樹種,於是梨山的溫帶水果,開創了一頁經濟奇蹟。

後來溫帶水果的價格低落,大部分農民轉作茶葉與高麗菜,大量的農藥與肥料,滲進這些該還給森林的土地。造林的目標越來越遙遠,失去森林的後果,也逐漸浮現。

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表示,森林變成農場,水匯集到下游地方,經過坡度陡峭的重力加速度,會造成切割侵蝕,其實崩塌都是在農場下方。生態環境是系統的問題,都會的淹水到山區的水土保持,到森林,是連貫的。

失去森林涵養,雨一來,土石就被大水往下帶,加上下方的大甲溪,年年奔流掏刷,大梨山地區充滿地滑與土石流的問題,民國93年的敏督利颱風,更是讓高山農業與水土保持的衝突,浮上檯面。另外,民國63年,德基水庫完工,為了避免影響水庫壽命,與維護台中地區250萬人的飲用水安全,民國80年行政院核定了「德基水庫集水區陡坡農用地處理方案」,超過28.8度的陡坡農用地,一律不再續約,有310筆土地,希望收回。

當時為了鼓勵農民還地,政府發給轉業救助金,從83年度起,第一年每公頃90萬,第二年每公頃70萬,第三年每公頃40萬,由於救助金與農民的收入相差懸殊,返還意願不高,順利回收的只有93筆,比例不到三分之一。民國88年,對沒有續約的農民,全面寄發存證信函,通知終止契約,限期返還。但尚未回收的林地,農民則是持續種植,而且層層轉租,現耕農大都不是當年的榮民與林農。

東勢林管處處長李炎壽表示,現在的地形地貌,實際上已經有很多改變,人為用怪手整地,變成梯田種高麗菜。民國95年到97年移送法院訴請判決,法院定讞後,有些人就便宜讓渡,我們的債務人當起二房東,把國有林班地出租謀利,少數人得利,要大家付出社會成本。

後來林務局透過民事訴訟,依照法院判決,陸續將林地收回,但執行過程卻出現問題。當年,馬玉如配合政策,民國57年配得一甲五分的國有林地,與一棟六坪大的農舍,如今卻連住的地方都沒有,果樹全被砍倒,農舍也整個剷平。

律師邱顯智表示,當初就地安置的構想,是讓部分榮民轉換成竹林保育員,這是國家機關之間的調控,給榮民一塊地,轉移農作技術給他,讓他得以謀生,算是退休照顧的機制。但是當初約定桃樹、蘋果樹是造林樹種,後來卻又說這些不是造林樹種了,開始解約,解約之後就請律師告老榮民,老人家當然無奈心酸。

租地造林是政府當年的折衷手段,農民相信政府而將身家財產投入,當年政策錯誤,造成山林浩劫,如今要收拾善後,卻讓農民無所適從。為了兼顧農民生活,2000年,林務局曾經宣佈,造林地每公頃種植600棵造林樹種,就可以續租。但農民蔡淑珠雖然符合規定,林務局卻不再續租。

南投縣仁愛鄉榮興村農民蔡淑珠表示,已經做到一公頃種600棵造林樹種,林務局卻說她不配合造林,28度陡坡要收回,但是現在收回的,都不是陡坡。

今年8月30日,南投地方法院依法強制執行,收回蔡淑珠的地,並且要拆除房舍,這個房舍是榮興村的村辦公室,也是村民的緊急避難所,執法人員與農民爆發衝突,村長葉進自殘抗議。雖然房舍暫時保下了,但她的地,還是被強制收回。

另一位農民許育林,一公頃多的地,也在今年6月被強制收回,依照強制執行法,為了減少抗爭,田中如果有作物,可以申請暫緩執行兩次,每次最長三個月,但許育林卻連暫緩的機會都沒有,損失了三百萬。陸陸續續,許多農民都面臨到林地強制收回的變局,他們集體提出行政訴訟,希望先釐清收回林地,是公法或私法的範疇。

律師邱顯智認為,租地造林是一種行政任務,國家行使公權力的方式,屬於公法。

國家行為在從事公權力措施時,必須符合行政法的原則,例如信賴保護原則、比例原則與平等原則。整個大梨山地區,福壽山農場是最大的農場,種滿了高麗菜和茶樹,是水保大敵,現在為什麼卻專找弱勢的老榮民開刀?

破壞森林只要一瞬間,回復森林至少要百年,一處已經收回十年的菜園,小樹苗卻沒有順利長大。當年被農民當作界址而留下來的大樹,高聳入雲,看著它們強壯的身影,不難想像從前森林的樣貌,到底要如何做,才能找回曾有的森林?

目前,310筆超限利用地,林務局已經收回199筆,收回後會砍除果樹的樹冠層,選擇原生樹種,進行造林。果農邱錦城的蘋果園,也有一塊已經被收回。種了40年的老蘋果樹,一一被砍掉,心中百般不捨。林務局包商砍除果樹樹冠之後,立刻在樹根旁種下小樹苗,但蘋果樹的根會枯死,再過兩年就會爛掉,到時候,小樹苗的根系,能不能銜接呢?

先砍倒大樹再種小樹的做法,讓農民相當擔心,在台八線93K,一處被收回的果園,發生了嚴重崩塌。農民蔡承謀認為,這是因為林務局砍大樹種小樹,但林務局回應,這片果園沒有砍果樹、也沒有去造林,因為大雨而崩成這樣。

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表示,林務局造林的思維改變,天然林才能真正涵養水資源,建議在高山農場設置生態保育研究站,瞭解周邊殘存的天然林組成結構,收集在地種原,在地復育,因為森林的復育,是非常嚴謹而複雜的。

面對時空與政策的轉變,農民提出混合造林的建議,農民就近照顧小苗,希望能用和緩的方式來退耕還林。但林務局認為,不交還林地的佔耕人,自民國82年至今,已無償使用將近20年,加上陡坡農用地法院已經判決定讞,必須依法執行。

律師邱顯智表示,如果還原歷史脈絡,這個執行名義是違法的,不應該由民事法院來管轄,希望機關暫緩執行,等待行政法院判決,裁量機關與民眾的關係之後再處置,會比較合理。

政策錯誤,加上逐利過程的耗盡水土,山林的傷痛,農民的委屈,在梨山上演一場人與環境的雙輸。歷史因緣仍然糾結,國土復育的腳步,極端氣候正急急催促。